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老婆的突破(5)(解疑篇)(原年后的母子

作者:admin人气:1361来源:





  最近又开始玩了会儿《魔兽世界》,熊猫人资料片开了,所以就去体验体验,
年龄大了,对游戏的热气就没有那么年轻气盛了,把新内容都体验了个差不离就
没什么兴趣了。
  说实话,wow能运营十年已经差不多够了,想想十年前,我还是个撸点极
低的小毛孩,现在就算面前站了个裸女都撸不起来,为什么?不要说我性无能,
人的本性就是这样,探索欲、求知欲、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心,人类社会因为这样
才能不断向前发展,噢!对不起,我又跑题了,我的意思是,性也是一个道理,
你可以每天做爱一次,但你坚持一个月试试?所以,性也需要有节制、需要创新、
需要突破。
  方紫芸成功的突破了,虽然比她老公突破得晚了那么一点点。但突破之后该
怎么办?全城大扫荡?或者独裁统治?不,不,这样换来的不是激起民愤就是高
处不胜寒的孤独。所以,这突破之后还得先有所节制。
  乱伦这档子事,毕竟是上不得台面的,被社会伦理所唾弃的,要爽也得私下
里来,为什么?因为很多人没有私下里爽的事,所以见不得你私下里爽,你看现
在社会上凡事是些「成功人士」哪个没做过私下里爽的事情。
  现在我把这些私下里的事情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大家说我是不是很高尚呢?
哈哈!
  Ok,话说自从方紫芸和她父亲那次真真实实的乱伦之后,已经过去了4个
月了,为什么这么久?一是为了避人耳目,以免让人发现这私下里见不得人的事;
  于是就有了二,普通人在犯了一件遭受良心谴责的事后总会需要些时间来平
复,好说服自己再犯;于是就有了三,他(她)们在等待再犯的时机,时机成熟
了,自然就犯了。
  这不,说时机,时机就来了,这天一早,一家人吃早饭时,婆婆就大声和老
公说要他中午回家吃饭有事商量,这虽然是明里大大方方的说的,但方紫芸知道
一般越是大大方方说的事越是有私下里的事,肯定老公和他妈会做些什么,貌似
最近他们娘俩也很少犯事。
  所以方紫芸决定给他娘俩犯事的时间,同样也给了她自己和父亲犯事的时间,
这似乎成了一种默契,中午老公还是表面上打了个电话要她一起回家吃饭,她就
敷衍了几句说工作忙不回去了。心想着,你娘俩干啥难不成还想把我也拖下去一
起?
  下午,方紫芸和领导请了个病假,就打车直奔娘家,她没有事先打电话通知
父亲,因为万一是母亲接的,就知道她要回去,肯定不会出去搓麻将而是留在家
里给她做饭。所以,她决定冒冒险,今天周二,十有八九母亲下午会出去撮麻将,
就算母亲在家,她也可以随便说回家拿个东西,再约父亲。
  转眼,娘家到,方紫芸心里一边念叨着「老妈不在家,老妈不在家…」一边
敲着门,于是门开,父亲开的门,很显然母亲真的不在家。她心里想啊「这心理
暗示有时候还是蛮灵的嘛」。
  「小紫?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啊?今天不上班吗?」父亲有些惊讶的问道。
  一听父亲叫她小紫,方紫芸知道有戏,便亲密的双手勾住父亲的脖子,呢声
道:「想你了呗。」
  「不是有电话嘛?」
  「因为我想见你啊。」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啊?」父亲呢喃着。
  「哈哈,是那个口香糖的广告语啊!」方紫芸转到父亲身后伏上。
  「哦…哦…呵呵,你这小丫头。」父亲回头拍了拍方紫芸的脸。
  「哼,我可以不是什么小丫头,小丫头有我这么成熟吗?」方紫芸假装生气
似的,推开父亲挺了挺胸。
  父亲挠着头有些窘迫的看着她:「是…是,应该叫大馒头。」
  本是句无心的玩笑话,可此话一出,两人顿时也体会到了歧义,两人同时脸
红着瞪着对方,不过,到底女人还是比男人更害羞些,方紫芸鼓着红脸一屁股坐
到沙发上娇怪道:「爸,你真不要脸,这样说女儿的…」。
  「我说你什么的嘛…?」父亲这时到后期脸皮来了,微笑的坐在一旁。
  「爸,你……」方紫芸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可转念一想,咱回来干啥的?不
就是来和老爸调情的、来那个的嘛?可别把气氛给破坏了。
  所以她咳了两声,单手搭载父亲肩膀上俏皮问道:「爸,你不想我吗?」
  「想啊,当然想」父亲很坦荡的看着她回答。
  「想我什么呢?」方紫芸捧住父亲的脸媚笑道。
  「想你的大馒头。」父亲笑的有点诡异。
  方紫芸推了父亲一把:「爸……人家要你说实话。」
  父亲忽然把脸一沉:「说实话啊…」叹了口气低声道:「说实话,爸和你发
生关系后很后悔,觉得对不起你妈,更对不起你……」
  「有什么对不起的,总比在外面找小三、找情人好吧?」方紫芸抢着说道。
  「可我们这样总归是不对的,爸还不如去外面发廊里找个小姐解决。」
  「爸!你是说我还不如那些小姐咯?」方紫芸愤愤的直视着父亲。
  「不,不,爸不是这个意思,爸是说找小姐没人知道,而且也没伤害谁。」
  父亲急忙辩解。
  「我们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啊,而且这也谈不上伤害谁的问题。」
  「你…你真的这样想?你不怪爸了?」父亲小心的问着。
  「不怪…况且我也说了爸你做的也不一定是错的,你看咱父女现在感情不是
更好了嘛?」方紫芸说罢便顺势躺在父亲腿上。
  父亲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一边说着:「唉……也是,自从你读完书后,咱父
女就没这么亲密过了,你妈呢,本来就对这床事不是很感性趣,加上现在也老了,
一个月也就那么一两次,有时候啊,不怕你笑话,爸还真觉得憋不住得去找个小
姐什么的。」
  「那您怎么就找上了女儿呢?」方紫芸转过头看着父亲调皮的笑着。
  「那还不是你先进错了房间,才让爸犯了错的。」父亲责备似的捏了一下她
白嫩的脸蛋。
  「那您之前就没想过?」方紫芸还真一本正经的看着父亲问道。
  「没,以前哪敢想啊。」父亲摇着头。
  「真没有?是不敢还是有想过?」方紫芸不依不饶。
  「嗯。」父亲有些害羞的躲开她的眼神。
  方紫芸突然撑起来跨坐在父亲腿上,抓着父亲的衣襟诡笑着问道:「说吧!
什么时候?」
  父亲被她这一系列动作搞得有些茫然,支吾的小声回答:「也就你上高中那
会吧。」
  「高中?那时候您就…」
  「啊,那时候你不是刚用上胸罩嘛,身材也慢慢成熟了。」父亲这时倒开始
敞开了说了起来。
  「难怪那时,我老觉着换下来的胸罩总是被动过一样。」方紫芸一手托着下
巴装做沉思的样子。
  「我可没动过你的胸罩啊,你的所有衣服都是你妈管洗的,老爸可不会做那
种幼稚的事情。」父亲摆摆手说道。
  「哼!谁知道呢。」方紫芸像个小女孩一样娇气的捏着父亲的鼻子,接着凑
到父亲耳边捂着嘴小声说道:「爸,您知道吗,我第一次看见男人的鸡巴,就是
您的。」
  「啊,什么时候?」父亲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她。
  「也是高中的时候,记得那年夏天很热,家里有停了很久的电不?」方紫芸
还回头往窗外看看,就好像真有人在偷听一样:「您穿了个很肥大的裤衩坐在小
板凳上修东西还是干啥的,我就在您对面写作业,您这一晃一晃的不就都被我看
见了。」
  「你这小丫…大馒头,原来那时候就是个小色女。」父亲调笑着。
  「爸,您不也一样!」方紫芸瞪了父亲一眼。
  「这叫什么来着…额…有其父必有其女,对吧?」父亲开怀大笑起来。
  「打你啊……爸,你真坏,还笑……还笑!」方紫芸娇打着父亲。
  父亲抓住她的手,正声问道:「小紫啊,你说这是不是咱父女冥冥中的缘
分?」
  「什…什么缘分?」方紫芸茫然的看着父亲。
  「馒头情缘啊。」说罢,父亲的魔爪就抓向她的酥胸。
  「啊!……」方紫芸被父亲这一突然举动惊得大叫一声,按着父亲的一双咸
湿的手问道:「妈是不是真的不在家啊?」
  「要在家,还不得被你这一大叫给吓出来?」父亲急切的把手往前按了上去。
  「那她一般啥时候回啊?」方紫芸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这一次可以算是真真
切切的和父亲偷情了。
  父亲看看客厅的挂钟有看看窗外,对她说:「估计得5点多才能回来,现在
才两点多,咱父女俩有足够的时间啦。」说完就要动手去接她的衣扣。
  「爸,我们还是去里面卧室吧,万一妈回来也好有个时间…」方紫芸红着脸
说道。
  「噢,呵呵,好,还是咱闺女想得周到。」说完就抱起方紫芸走向那间卧房,
就是那间方紫芸上错了床的卧房。
  「啊……爸,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嘘,小声点,你想让楼上楼下都听见吗?」
  沉默……。
  「嘭!」一声响亮的关门声。
  「霹雳扒拉!」椅子倒地的响声。
  「哎哟……」
  「怎么了,爸?」
  「脚撞到椅子上了。」
  「活该!谁叫你急着关门又不开灯。」
  「你看爸对你多好,自己磕着了还坚持把你抱到床上。」
  「呸,呸,呸,还不是想着女儿的身子…等下,我刚才回来一身的汗,先让
我去洗洗。」
  「甭洗啦,爸就喜欢你这个味,让我闻闻。」
  卧房内,父亲趴在方紫芸身上摩挲着,头部在她胸口蹭来蹭去,方紫芸拍了
一下父亲的背娇声道:「你这个变态爸爸,好闻吗?什么味?」
  「好,好闻,女儿的味,骚味。」父亲急忙的解开了方紫芸的上衣,露出雪
白细腻的肌肤。
  「爸……你才骚呢,骚爸爸,坏爸爸。」方紫芸在父亲的言语和动作的刺激
下,有些迷失的抬着头看着天花板。
  父亲此时已经剥光了她的上衣,只留下最后的蕾丝文胸托起那诱人的酥胸,
父亲一手捂在一只丰乳上揉捏着,一手伸到她后背去解着文胸的扣带,粗重的鼻
息一下下喷发在她胸口,让她整个胸部都酥酥麻麻的瘙痒难耐,她也急切想要父
亲解下最后的束缚,让自己的上身彻底释放开来,于是她努力的向上挺起胸部,
给父亲在背后的手留下足够的动作空间。
  越是挺起,胸部受到父亲的刺激就越是大,就越是酥麻,方紫芸忍不住的发
出了声声低吟,要知道,女人的这种低吟对男人就是一种致命的凶器,父亲在她
这种娇媚的低吟中,失去了一个父亲该有的尊严与耐心,用力一拔,扯下了方紫
芸最后的束缚。
  「噢……」俩人几乎是同时放出了一样的声音,方紫芸是出于久违的解放,
而她父亲则是出于对女儿这片肥沃热土的赞叹。
  「真是一对大馒头,小紫…你这还是刚出笼的呢,这么大、这么软、这么白,
还热热的。」父亲贪婪的把玩着。
  「爸……」方紫芸这时既是兴奋又是害羞,只喊了一声,却又不知道该说些
什么,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也不好去怪父亲什么,可不责备些什么吧,又觉得自
己是不是太淫荡了。
  「啊……啊……」就在方紫芸还在思索这说还是不说的时候,乳头传来一阵
阵触电似的刺激,父亲已经在她乳头上开垦了。在这触电般的刺激中,她只得本
能的抓紧父亲宽厚的肩膀,一声声的享受着。
  「爸很久,很久没尝过这种味了,多鲜美,多年轻的味道,爸以为……再也
尝不到了……知道吗?小紫,爸谢谢你。」说着说着,父亲的眼眶竟还有些红润
了。
  方紫芸此时觉得父亲就像个孩子,抚上父亲的头,轻声说着:「吃吧,吃吧,
爸,女儿给你的,女儿愿意给爸爸吃。」
  但这种母性的感觉随着父亲接下来的吮舔马上就被欲望的荷尔蒙给吞并了,
方紫芸的双手不自觉的按着父亲的肩膀,将父亲往自己的下体推去,因为那里,
已经是一片泽国,因为那里,才是他(她)们最终的归宿。
  (PS:好吧,我承认肉戏的确很难写,投入的写吧,写得自己都想动下面
的笔而不是上面的,不投入吧,又写不出肉的感觉。人就一个矛盾体,真心佩服
那些把肉戏写到精彩极致大大们。本着宁缺毋滥的精神,此处我决定省掉嗯嗯啊
啊的一大段,欢迎纸条,板砖还是少点吧。)
  一番酣战,一番云雨,整间卧室都充满的淫靡的味道,方紫芸父女在高潮过
后依然搂抱在一起,虽然各自都是挥汗如雨,却也乐得爽滑,方紫芸抚摸着父亲
厚实的、还依然在不断起伏的胸部,红潮还未退却的脸贴着父亲被汗水浸湿的肌
肤,两人沉默不语似乎都还未从刚才的刺激中退出来,方紫芸此时心中不觉有些
感概,这次和父亲真正意义上的、清醒的性爱也许将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
  「爸,有烟吗?」老公和她每次做完都喜欢点上一根烟,而这次,她不知是
报复感还是一种堕落感,觉得自己应该也点上一根。
  「左边床头柜里有。」父亲懒洋洋的回答。
  方紫芸越过父亲爬到左边,从床头柜拿出了根父亲常抽精白沙,点着了使劲
往嘴里吸了一口,她其实以前大学那会儿抽过,可现在多少年了,这第一口就猛
吸,可不把她给呛坏了,这不,烟气还没到肺里就被她使劲的咳了出来。
  「不会抽烟就不要学人家抽烟嘛,抽烟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父亲在一旁
责备着,却没有阻止,也许他(她)们这种关系,让他也放下了不少做父亲的面
子。
  「没事儿,我慢点抽,您休息会儿。」方紫芸坐在一边,继续抽了一口,抽
着抽着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这烟味。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
向。」这句话是方紫芸的老公对她说的,而且是在她们办完床事之后,他老公点
着一只烟看着窗外深情的对她说的。
  当时她不知道老公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些话,也无法理解这句话含义,
但是现在,她理解了,同样也是在床上,同样也是在办完床事之后,同样她也点
着了一只烟,不同样的是,身边的人不是她老公。
  就在她还沉浸在思考这句话更深层次的含义并享受着尼古丁的微醉的时候,
一双苍劲而有力的手从背后抚上她的双乳「紫芸啊,在想什么呢?」手的主人问
到。
  方紫芸弹掉烟灰,转头轻捋长发到耳后,媚笑到:「在回味刚才你给刺激啊,
爸……」
  「爸!你怎么又叫我紫芸啊,敢情办完事儿就想把女儿抛弃了?」方紫芸忽
然反应过来。
  「哪有啊,爸想把你抓在手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抛弃你,这不是平时叫习
惯了嘛。」父亲一边腆笑着一边轻揉着她的一对丰乳。
  「哼,才刚做完就又不老实了啊,爸。」方紫芸掐灭烟头生气的看着她父亲。
  「爸很久都没这么舒坦过了,让爸多揉揉啊。」父亲痴迷的看着她的双乳。
  「我妈不也有吗?我看妈也挺大的呢。」方紫芸调笑的说道。
  「你妈老啦,哪有你摸着这么实在。」父亲又把方紫芸拖倒在床上。
  「我妈可不老,那叫风韵犹存,小P他还想过我妈呢。」
  「啥?小P?你老公?」父亲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方紫芸。
  「是啊,上次和他做爱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想和他妈做,他说要上也要先
把我妈给上了。」方紫芸一脸肯定的看着父亲说道。
  「他真这么说?和你闹着玩的吧。」父亲仍觉得不可思议。
  「真的,他还说我妈一看就很骚,要我妈搬过去住几天。」
  「这浑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丈母娘也敢想。」父亲讥笑了几声。
  「哟……您这不是还在上他老婆嘛?」方紫芸很适时的打趣道。
  「呵呵,咱们不是父女嘛?」父亲憨笑着。
  「父女就可以呀,母子就不行?」方紫芸拍拍父亲还放在她胸乳上的手。
  「什么母子?小P他和你妈又不是亲母子。」父亲继续把玩着她的软肉。
  这时方紫芸却滑下来,贴着父亲的耳朵轻声说道:「他啊,连自己亲妈都上
了,还不敢上丈母娘?」
  「什么?!」方紫芸感觉父亲刚才还疲软的家伙陡然直挺挺的顶在她的命门
上。
  「噢……」一声娇吟,方紫芸被父亲这突然一下顶得心花怒放:「爸……干
什么呢,突然这么硬!」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