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穿丝袜的都欠干 (1 ~ 2)

作者:admin人气:1103来源:




   第一章:淫娃觉醒
  继父的巨棒狠狠的在小穴里抽插着,小婷的双腿胡乱的蹬着,双手抓着继父
的衬衫奋力抵抗着,一边哭泣的叫着「爸爸,不要,不要啊,妈妈,妈妈,快救
救我。」但是这非但没有阻止这个男人,反倒使其兽性大增,他加大的抽插得力
度和频率,每次都尽量将肉棒全部拔出,只剩下龟头最前端接触着阴户,再狠命
的一插到底,再全部拔出,再一插到底。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阴囊染满了红
色,深红的血滴从阴毛上滴落下来。小婷早已停止了反抗,双腿大大的分开,任
男人压在其中上下,只有泪珠从眼角滑落。终于男人的肉棒停止了肆虐,它就像
根木桩一样死死的钉在了小穴里,一股股滚烫滚烫的精液射进小婷的体内,穿过
阴道,直喷的子宫的宫颈口,小婷竟然被这热热的精液烫得浑身颤抖了几下,男
人的精液一波又一波的射入她的体内,足足半分钟之后才停止射精。男人趴在她
身上睡着了,肉棒还紧紧插在小穴里,直到5分钟以后,男人的肉棒才软到滑下
来。小婷推开了继父,跑到浴室一边哭泣一边冲洗着下体,夜晚结束了。第二天
早上,继父便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客厅地毯上那一滩红色,小婷换上了干净的
校服上学,这样3天过去了,难不成那晚继父真是喝多了什么也不知,还是知道
做了错事无脸再进家门?
  但是就在这第3天的晚上,小婷刚回到家,进了自己的卧室,就听「咣」的
一声重重的摔门声。是继父回来了,小婷还不知做何反应,自己卧室的门便开了,
进来的是一脸酒气的继父,继父看着小婷,那乌黑的长发透过双肩散落下来,白
色的小衬衫,胸口的纽扣多快被胸部挣开了,红色的格子短裙,这是小婷学校的
校服,修长的腿被黑色的连裤袜包裹着。继父冲到小婷面前,二话没说就朝她肚
子打了一拳,小婷痛的坐在地上,继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麻绳把小婷绑了起来,
然后一下把小婷按到床上,掀起裙子,照着屁股打了一巴掌,并说道「不老实就
打死你」。
  小婷刚要说什么,男人就又是一巴掌,说道「明白没?」小婷点了点头。
  继父看着面前这撅着屁股跪在地上的小婷,冷笑一下,撕开了裆部的丝袜,
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左手扶着鸡巴,右手拔开小婷的内裤,将肉棒对准淫穴。
  一下!龟头插进了一半!再一下!龟头彻底进入小穴,随后整根鸡巴慢慢的
向着小穴的深入插进,像是特意要享受这少女的阴道,小婷的阴道非常紧,这跟
她才破处,并且做爱没有前戏有关,里面像是充满无数颗粒一样,摩擦的继父一
阵叫爽!肉棒整根插入后,又是一个巴掌打在屁股上,「给我使劲的叫床,听见
没」
  「嗯」小婷无奈的答应。继父的双手抓着小婷的腰部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抽
插,小婷学着叫着嗯呀,啊呀的声音,男人嫌她叫的声小,便又是一巴掌,小婷
就叫再卖力些,有时他操的过瘾也会随手打一巴掌或是狠狠的在屁股上掐一掐,
慢慢的屁股上的丝袜都破了,露出了大半个屁股,本来白白的屁股上却有着红红
的五指印,继父的鸡巴变的油光铮亮,上面沾满了小婷的阴道分泌水。奇怪的是
小婷不再哭泣,而是眯着眼睛,半张着嘴巴在叫床,宛如一个被操的过瘾的骚逼。
  其实第一次对于小婷确实很恐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第一次继父射在她体
内时,她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的感觉,已至于当时差点失禁。而这第二次被强
暴更加特别,在继父拍打她屁股时便有异样的感觉,而且在继父慢慢插入自己阴
道的时候,自己竟然会舒服的喘不上气来,并且应继父的要求叫床本来是一件很
难堪的事,但是叫着叫着却发现越叫身体越热,越舒服,到后来那止不住的浪叫
已经是生理反应了,淫水也一个劲的往外冒。在父亲偶尔的大力冲顶或是一个巴
掌或是对屁股粗暴的恰捏都会让小婷喷出一股一股淫水。「舒服吗?我的乖女儿?」
  「啊……啊·……舒……舒服……啊·……啊~ 」
  在两人忘我的做爱时,家里的门开了,小婷的弟弟,暴龙回来了,暴龙学习
不号,今年刚退学了,前一阵子跟朋友出去玩,才回家。暴龙进到厅里就听到了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姐姐那声嘶力竭的浪叫,他悄悄的上楼从门缝里看去。
  「真是意想不到!」平常那么清纯的姐姐正在被爸爸干着!爸爸左手掐着姐
姐的屁股,右手用力的抓着姐姐的头发向后拉,肉棒一下一下猛烈的撞击着小婷
白白的屁股,屁股上的肉被震得一颤一颤的。姐姐分开着双腿,小腿却向里勾,
勾着爸爸的小腿,大腿和屁股上的丝袜都湿了,还有淫水不断的从鸡巴上掉下来,
还叫着「干死我吧,我是贱货之类的话」。
  暴龙的鸡巴当时就涨了起来,他早就想操小婷了,因为是自己的姐姐一直没
都动,有时自己会偷姐姐的丝袜或棉袜打手枪,没想到今天,竟然……
  直到屋内的战斗结束,暴龙才回到自己的卧室。
  回到了房间的暴龙辗转难眠,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也趁着夜晚过去婷婷那里呢,
但是毕竟跟老爸上一个女人毕竟会觉得不舒服。就这样到了凌晨四点钟,暴龙决
定去姐姐的屋里看看,刚出房门,就看到婷婷的房门虚掩着,亮着灯,过去一看,
原来喝醉酒的爸爸已经醒了,又去找婷婷发泄了。房间里爸爸把姐姐压在床上舌
吻着,姐姐的双腿劈得打开,爸爸的右手在玩弄着姐姐的阴户,两个手指不断的
扣弄,不一会姐姐的淫水就淌了出来,浸湿了白色的床单,婷婷也开始呻吟,爸
爸弄了几下,停了下来,说「你自己弄「随后姐姐坐在床边,两腿分的大大的,
上身赤裸着,下身只了那个被撕破的黑色丝袜,左手揉了乳房,右手的手指在自
己的淫穴里进出着。自慰了一会,也许是不够过瘾,竟然双只手轮流着扣着小穴。
  爸爸抓起婷婷的一只脚,先是放在鼻尖闻了闻,然后伸出舌头从脚后跟舔到
脚心,再舔到脚趾,又把脚趾按个的含在嘴里,一个一个的吸吮,接着在换另一
只脚,这么弄了一会。爸爸的肉棒涨的老高,放下了姐姐的脚,挺着鸡巴走到姐
姐面前,说」舔它,像舔冰棍似的,不能用牙齿「」姐姐顺从的把脸凑了过去,
伸出舌头一下下的舔着龟头,爸爸指了指肉棒的侧面说,」这里也要舔,还有下
面和阴囊「婷婷粉红的舌头舔弄着肉棒,从龟头舔到帮根,再舔着根部的两个阴
囊,」哦,很爽,给我把阴囊好好吸吮下「 .姐姐听话的含住半个阴囊,不断的
吸吮,之后再换另一个,口水顺着爸爸的大腿向下流着,」好了「说完爸爸抓着
姐姐的头发,把鸡巴对准婷婷的嘴巴,一下插了进去,由于爸爸肉棒太大,婷婷
本能的往后躲着,爸爸直接两只手抓住姐姐的脑袋,不让其躲闪,但是姐姐还是
不情愿的扭着头,爸爸直接把姐姐的头压到床上,一下子骑在姐姐的脸上,双手
抓着头发不断的前后套弄,腰部大幅度的前后摆动,只听得传来姐姐那哽咽的呜
呜声,爸爸像操逼似的操着姐姐的嘴巴,每一下都插到喉咙的深处,口水擦得鸡
巴明亮亮的,眼看着姐姐要被干的翻白眼了,爸爸才把鸡巴拔了出来,撸着鸡巴
把大量的白色精液喷射在姐姐的脸上,婷婷的脸上,头发上,嘴唇边,眼睫毛都
沾上了黏糊糊的精液。爸爸似有满足的说,」这回会口交了吧,白天好像小龙回
来了,你去给他口交试下,我看看你学的怎么样「听到这里,暴龙赶快溜回房间,
脱了衣服假装睡觉。
  不一会暴龙自己的房门开了,婷婷被爸爸推了进来,脸上还沾满了精液,顺
着淡淡的光,暴龙眯着眼看了看这淫荡的姐姐,肉棒终于忍不住的在被里支起来
个小帐篷,姐姐走到床边,掀起被来,慢慢的钻了进去,暴龙先是感觉到了俄姐
姐那冰凉的手划过自己的小腿,秀发搭在自己的小腹上,婷婷的手轻轻的抓住了
暴龙的肉棒,慢慢的把包皮剥了去,暴龙光是想着姐姐那沾满精液的脸,肉棒上
的青筋的狂跳不已,婷婷的舌头抵在马眼上,接着又打着转的舔着龟头,慢慢的
含住了龟头,一点一点的将肉棒含乳口中,但是只含到一半就含不住了,暴龙的
肉棒跟继父的很像,不愧是一家人,婷婷很快的掌握了口交的技巧,她先是从嘴
推着包皮将半根肉棒含乳口中,接着上下双唇紧紧的用力闭合并从下自上的吸着
肉棒,频率越来越快,从外面来看,暴龙的被褥里有一块是忽上忽下的,婷婷的
上半身在暴龙的被褥里,下半身则露在外面,白白的屁股高高的翘着,淫水顺着
大腿根流到丝袜上。此情此景,继父的肉棒又硬了,他走过来拔开阴唇,一阵狂
舔,婷婷的阴户有股独特的香味,那是少女的阴香,继父两只拇指按在婷婷菊花
的两侧,用力的向两侧掰着,接着就是对花蕾的一阵舔食,婷婷停止了口交,来
自肛门的刺激实在太激烈了,只得该用双手上下套弄,脸贴着暴龙的腹部喘着粗
气。继父吐了口吐沫抹在自己的鸡巴上,对着婷婷的屁眼压了下去,眼看着婷婷
的屁眼一点一点的吞着这巨大的肉棒,婷婷的浑身开始颤抖,双脚紧紧的弓着。 」
  啊!「婷婷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继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开始侵犯婷婷的
肛门。」
  啊……啊·~ ·啊·啊·……不要……啊~ 好难受~ 啊~ 「随着肉棒的侵犯,
婷婷不住的呻吟着。」我操,好紧,不愧是少女的屁眼「继父奋力的干着女儿的
屁眼,丝毫不避讳儿子,而且越干越快,直到那钢铁一样的肉棒闷闷的灌在肛门
里,喷出哪滚烫滚烫的精液,婷婷浑身一阵颤抖,情急之下,甚至张口咬了一下
暴龙的阴囊,继父拔出肉棒,说」今晚就到这吧「,说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
是婷婷的高潮还没过去,双手紧紧握着弟弟的肉棒,双腿乱瞪着,屁眼里流出一
股黄白色液体。暴龙也忍不住了,打开灯,掀开被子,猛的趴在姐姐的身上,也
不管婷婷脸上有着爸爸的精液,对着姐姐粉红的朱唇一阵狂吻,双手打开婷婷的
双腿,将肉棒对准小穴猛的干了下去!」啊!不要!啊~ 暴龙,不要啊!我是你
姐姐「」
  谁让你先过来舔我的鸡巴的,你这个天生的骚货,跟你妈一样,都他妈欠操
「暴龙一边骂着婷婷一边狂插着婷婷的淫穴,淫穴里湿湿的全是水,每一下都尽
根插入,婷婷虽然嘴上矜持,腰部却在不断的迎合着抽插,双脚紧紧的夹住弟弟
的双腿。」我操!我操!我操死你!「」啊~ 啊……啊……「随着两人此起彼伏
的呻吟,暴龙将一股股精液喷射在婷婷的阴道里,婷婷再一次高潮了,双腿紧紧
夹住暴龙的腰,双臂紧紧的搂住暴龙的脖子,在暴龙的耳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之后的岁月里,小婷一直对那晚的记忆有些混乱。她只知道那天被继父干过
之后又被爆龙干过,之后又被干了几次,但是具体是被谁干的已经记不得了,因
为自己一直都处于高潮的状态,第二天早上醒来只看到自己脸上,头发上,乳房
上,大腿上,脚底,阴户和后庭上都有晾干的精斑,也有可能后来被两人一起干
了也说不定。总之被干了一宿,很是疲倦,从冰箱里拿点面包吃完就回屋又睡了。
  傍晚小婷醒了,意识也清醒多了,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好像做梦一般,明明
是应该讨厌的事,为什么被操的时候去那么舒服,难道自己真是继父口中的淫娃
荡妇?
  就连闻到自己身上那浓郁的精臭,下体都会流出些淫水,婷婷不由得往下面
摸了下,手指划过阴户的感觉那么的让人陶醉,好想拿什么东西塞进去。突然厅
里的电话响了,婷婷赤裸着跑去接电话,是继父打来的「我要出去几天,学校那
边我打好招呼了,请了一个礼拜的假,你这几天别出门,在家好好养养,昨晚你
也够累的,叫床叫的嗓子都哑了,哈哈」,婷婷刚想说什么,继父又说「你也别
觉得不好,你天生就是个婊子,你妈也是,这是遗传,况且你最近吃的饭菜里都
放了春药,在家好好养几天吧,要不春药的劲过不去你再出去被别人操脏了就不
好了,我屋子里有些情趣服饰,你穿上陪小龙玩玩吧,从昨晚看你还挺喜欢他的,
行了,我挂了」事情如继父所说,后来几天婷婷和暴龙极尽所能的做爱,他们在
所有能做爱的地方都做了个遍,经常是婷婷坐在饭桌上,穿着短短的护士装与白
色的吊带袜,一边拿勺子喂着暴龙,下边被暴龙粗暴的抽插,在就要射精时猛的
拔出来喷在婷婷的饭菜上,看她吃光。有时婷婷会在马桶上一边大便一边被操,
浓浓的便臭和精臭融合在一起,她自己竟然会为此感到兴奋。在卧室和书房里性
交时再正常不过的了,两人玩的越来越大胆,甚至在婷婷跟网友视频时,暴龙会
突然闯进来把婷婷按在电脑桌前一阵猛插。又或是在夜深人静的楼道内,趴在婷
婷身上尽情的性交。几天下来,婷婷已经是淫荡万分,虽然一天会被干很多回,
但是总是觉得不满足,甚至还要经常手淫,有时在暴龙刚醒的时候就凑过去,大
口大口的吸允暴龙的肉棒。暴龙也很坏,会两腿一夹,夹注婷婷的脖子,翻身按
在床上,将鸡巴深深的插进婷婷的喉咙深处,然后排泄出憋了一晚的尿液,起初
婷婷还会悉数咽下去,但是当尿的太急时,也会忍不住的从嘴角和鼻孔里喷出来。
  为了寻求刺激,暴龙让婷婷坐在宽大的电脑椅上,双手绑在椅子后面,双脚
分开绑在两边的扶手上,还给她戴上眼罩和口珠,这个口珠很有意思,嘴里面的
支架部分使得婷婷无法闭合上下颚,另附一个如塞子的东西,塞子塞上后,任凭
婷婷喊叫,也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婷婷穿着粉红色的体操服,下神套着紫色带
有亮片的连裤袜,当然,裆部都已经被弄破了,这是为了方便插入,虽然口珠有
塞子,但是暴龙很少用,他总是隔着体操服撕咬着姐姐的乳头,肉棒飞快的抽插
阴道,婷婷也是被干的浪叫不已,脚趾并拢,蜷着双脚享受这狂风暴雨似的抽插
「啊……好棒~ 啊……唔……嗯……要死了~ 不行~ 不行了~ 龙龙你好强啊~ 姐
姐要被你干死了~ 啊~ 轻~ 轻点~ 啊……」
  咚~ 咚~ 咚~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
  不太会用电脑……版主们说的排版软件更是不会……SORRY了也不知道
是不是应该在这里继续更新……感谢大家批评指教
  ==============================================================================
              第二章邻人调教
  咚~ 咚~ 咚~ ,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弄的暴龙差点射精,「啊~ 干死我~
干死我把~ 用力~ 用力操~ 别管敲门了~ 」暴龙双手用力的抓着婷婷的小脚,鸡
巴一阵猛插,敲门声越大他插得越猛,终于那冒着青筋的巨棒一阵收缩,喷出浓
浓的精液,直射进婷婷的淫穴里,暴龙拔出鸡巴塞进内裤里直接去开了门,倒要
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开门一看,一个美丽的少妇站在那里,长长的卷发,粉红的脸蛋,与婷婷不
同,这位少妇的身形微胖,但是相对的胸部很大,白色的披肩,精致的薄纱外套,
黑色的抹胸更显出那一双爆乳,暴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露出上半部的双乳,少
妇下身是纱织的短裙,肉色的丝袜,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您好,我是旁边的邻居,刚搬来不久,过来打声招呼」
  「啊,你好,我叫暴龙,姐姐你好漂亮啊,你叫什么名字」两人你说我说的
攀谈了起来,全然忘了婷婷的存在。婷婷现在还被绑在椅子上,高潮还没过去,
身子一抖一抖的,白色的精液随着抖动从阴道里慢慢流了出来。
  「那个……屋里的那个女孩,是谁啊?」少妇问道,其实门口的位置正好可
以看到婷婷,一览无遗。
  「啊,那个,那个,那个是叫的小姐,治病用的。」
  「治病用的?」
  「嗯,我有遗传病,精力过于旺盛,一天不发泄的话容易神经压抑」也不知
道暴龙怎么想的这么个损借口。「不信你摸,我这里成天都这样」说着边拽起少
妇的一只手往自己裆部放去。
  「啊,还真的是,好大啊」少妇笑着说道。
  「姐姐,我们去你家玩吧,我还没去过呢」
  「好吧,但是只能玩一会哦」
  两人来到了少妇的家,攀谈中得知这少妇叫露露,结婚一年多,全职主妇,
老公在日企工作,每天早走晚归。
  暴龙心里很清楚露露是干什么来了,她一定是好久都没做爱了,最近自己做
爱时她肯定都听到了,看门的时候就看到她脸红红的,说不定自己刚刚自慰过呢,
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情。
  来到了露露的家,看到电脑打着,想必刚刚也在看A片吧。
  「姐姐,我能上网吗」「可以啊」
  说完暴龙便坐在电脑前,打开自己经常上的色情网站,而露露则坐在旁边,
说「小讨厌,过来就看这个啊」
  「姐姐你不看的吗?都是成人了,我最喜欢看丝袜和强奸类的了,还有人妻
的,像姐姐这样丝袜美腿的我最喜欢了,姐姐你都看什么啊」
  「小讨厌,姐姐才不看呢,你快关了」
  「别嘛,我给你找一个刺激的,你看看,可好看了」说完找了一个影片播放
了起来。
  影片大致将一个少妇独自在家,被7,8个民工入室轮奸,而且是当着丈夫
的面,影片看的露露面红耳赤,呼吸都变粗了,她双腿夹紧,看来是下面有感觉
了。
  「姐姐,你的手真温暖,我的毛病又犯了,你能帮帮我吗」暴龙的鸡巴挺得
笔直,直接从内裤里跳了出来。
  「真讨厌」露露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摸那个滚烫的肉棒,上下套弄了几下,
那马眼渗出来的尿骚味已弥漫了全屋。
  「姐姐你好美」说着暴龙便伸手过去抓那对爆乳,那双爆乳至少有34D,
抓上去那软软的感觉真是欲罢不能,暴龙用力的抓来抓去,一会掐一下,一会使
劲抓一下,时不时的用手指夹住乳头拉扯着。
  「不行,我老公一会会回来的」说完露露站起身来,那知暴龙一个箭步把露
露按在墙边,双手拽下抹胸,巨乳跳了出来,他朝着那白白的奶子一阵狂舔,撕
咬乳房和乳头,左手透过裙子摸到大腿根部,那丝袜早已被淫水打湿。、
  「啊~ 不行啊~ 我老公真的快回来了」虽然这么说,但是露露并没有反抗,
难道她很期待自己在丈夫面前被人奸淫?
  暴龙撕开丝袜和内裤,将头埋进了露露双腿之间,舌头粗暴的舔弄着阴唇。
露露单脚靠在墙上,另一只脚架在暴龙的肩膀上,屋里全是扑哧扑哧的舔食声,
露露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几近于叫床。
  突然暴龙停了下来,站起身贴在露露胸前,肉棒在露露的丝袜上不断摩擦,
一缕一缕的分泌物蹭在了丝袜上。
  「快,快点啊,我的好弟弟」露露双手抓着肉棒往自己下面送去。
  「快点什么啊,姐姐,你不说明白人家不知道了」
  「讨厌,快点进来了」
  「说的再清楚点,好好求我,要不我可不干哦」暴龙架起露露的左腿,肉棒
顶在阴道口,就是不进去。
  「啊~ 讨厌死了,快拿你的大鸡巴操姐姐的逼了」
  扑哧!暴龙用尽全力的一顶,大鸡巴尽根插入露露的阴道,没有润滑,也没
有带套,这猛力的一插让露露又疼又爽,直接达到了高潮,她竟然失禁的尿了出
来。尿液让暴龙更兴奋了,他一边咬扯着乳头,一只手摸着被丝袜包裹的严严实
实的丰臀和大腿,一只手架着露露的腿,鸡巴狠狠的朝子宫门撞去。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一阵阵有节奏的入肉,露露的淫穴里冒出一股股白色分泌
物,全都沾在了鸡巴上,露露的阴毛很浓密,鸡巴每次入肉,都会带着几根阴毛
塞进阴道,拔出时再带出来,伴随着喷溅出来的淫水。
  「啊~ 好大~ 好大的肉棒,怎么会这么大,明明,明明还是个孩子,啊…
…,啊~ !」
  虽然暴龙今年才18,但是已经操过很多女人了,包括处过的女朋友,找的
妓女,强奸低年级的女孩,和朋友的女朋友搞,等等等等。
  「露露你的逼好紧啊,平常你老公不常操你把」暴龙抱着露露一边抽插一边
问,全然抛弃了刚才虚伪的面孔。
  「呢~ 呢~ 啊~ 是~ 是啊,他每次就只操几下就结束了,弄得人家好不过瘾,
还得自己解决,啊啊~ 哦哦·啊,平常还行,最近你天天操的那么凶,听的人家
好难受啊」
  「所以就来找操来了,是吗,骚逼」
  「嗯嗯嗯~ 嗯~ 是,是啊,人家是骚逼,生下来就是被人操的骚逼,快操,
快操啊~ 啊·」
  暴龙加快了入肉的速度,黝黑黝黑的鸡巴在白白的双腿间急速的进出,淫水
已经打湿了露露的整条丝袜。随着越操越快,越操越猛,露露感觉到阴道里的肉
棒又大了,撑的阴道里满满,她知道暴龙要射了。
  " 啊啊啊啊啊~ 好弟弟~ 快射了吧……拜托别射在里面啊,姐姐最近正打算
要孩子,没有吃药啊~ 啊啊啊,好不,好啊~"暴龙根本没理会她,操的速度愈快,
鸡巴也越来越粗,看来马上就要射了。
  「乖,乖弟弟,好不好,快拔出来,姐姐给你用嘴裹出来好不好,姐姐口活
很好的」
  「屁眼」说着暴龙拔开露露的后庭,插进去一个手指,一阵扣弄。
  「啊~ 啊·不要~ 啊,屁眼~ 不可以的~ 啊~ 」露露一想到这么粗大的肉棒
要是插在屁眼里,屁眼一定会被操破的,一时半会都好不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阵吼叫,肉棒死死的顶出露露的子宫
口,所有的精液一拥而进子宫内,烫得露露高潮迭起,淫穴像瀑布一样喷出一波
波水来,也不知是尿还是何物。许久,暴龙才放开露露,露露当即跪坐在地上,
身子还在不停颤抖,眼神空洞,像是丢了魂似的。暴龙捏住露露的鼻子,将鸡巴
硬塞进了嘴巴里,正如露露所说,她的口活确实不错,诺大个鸡巴塞满了口腔,
露露却能轻松的用舌头和嘴唇把残余的精液打扫的干干净净。临末,露露还抓着
这肉棒撸上撸下,将阴囊舔了个遍。
  「小讨厌,弄得姐姐现在肚子还热热的,有孩子了怎么办」
  「有孩子的话」暴龙想了想「那我就可以一边喝奶一边操你了,真好」
  「讨厌!你快回去吧,我老公真的该回来了」
  「嗯」
  临走暴龙还在露露的爆乳了抓了一把,露露也在肉棒上抓了一把,并邀他随
时来玩(她)
  暴龙走出来才发现自己的房门忘关了,也不知道婷婷怎么样了,他刚到门口,
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婷婷的口珠被塞上了,浑身上下全是吻痕和抓痕,阴道和屁眼里溢出的精液
竟然淌满了一地,脸上,丝袜上也全是精液。此情此景使得暴龙又硬了起来,上
去操了一会,逼实在太湿了,只能改操屁眼,快完事的时候暴龙把出口珠的塞子,
想射在嘴里,哪只刚一拔出,婷婷的嘴里竟然已经含了整整一嘴的精液。
  原来,露露的老公半路回来了,这男人并非房事不行,只是露露平常装的太
过清纯,他没有多大兴趣,今天回家,整看到暴龙和陆路攀谈,后又偷窥了许久,
兴致大发,想到暴龙家有个女人天天鬼叫,自己早就想干她了,便叫了几个朋友
想一起过来搞,哪知道婷婷被绑在椅子上,这些人入虎狼一般,轮流干着婷婷,
为节省时间,有时几个人一起上,这才造成身上全是精液,婷婷被蒙住双眼,知
道有好多人在同时操她,却不知道是谁,由于干的太猛,婷婷已经被操晕了过去,
所以嘴里的精液还留在嘴里。
  露露的老公知道露露的本性后,便开始天天操她,自己操不过瘾还找朋友来
操,起初露露还装纯,被轮奸了几次后就本性大发,经常是4个男人坐在一起打
麻将,露露在桌子底下又是口交,又是打手枪的。或者是6,7个男人躺在地上,
露露过去挨个口交,手淫和足交,乳交,然后再一起干她,经常是一个人操露露
的小嘴,一个人操逼,一个人操屁眼,露露的两只手还得撸两根鸡巴,剩下的人
只能拿鸡巴在露露的脸上,或丝袜上蹭来蹭去,也有人喜欢用露露的长发裹着鸡
巴打手枪的。到后来,几乎附近的男人都干过了露露,她老公的同事,楼里的邻
居,有的60岁的男人还过来凑热闹,虽然干不动,但是可以用嘴嘛,而且她老
公也学起了暴龙,把露露绑在椅子上,带上眼罩,而且还在露露的大腿和乳房上
写上「我是骚逼,欢迎来操」的字样,并标注了价钱,基本都是10块以下意思
意思,每射一次精就要在露露身上写一道,5次为一个「正」字,到最后露露的
身上都没有了写字的地方连脚趾上都写满了正字,露露的老公因为拍摄A片在国
外销售大赚了一笔,暴龙看过一点,只知道在10平的空间里站了10多个民工,
露露浑身都是精液,还一边喊着「干我,操我,我要精液之类的话」。最后露露
的老公跑了,公安来抓的时候带走了露露,据说露露后来成为了公安局专用的厕
所,每天放在男厕里任人凌辱,天天喝男人的精液和尿,舔男人的屁眼和脚趾。
之后又传说露露被扔在了工地,工地的工人们带着她四处施工,晚上回去的时候
几十个男人操她一个。还有人说露露最后所有能操的地方都不能用了,也没有人
要她,她就在各个初中,小学门口转悠,手上套着丝袜给小孩子们打手枪,1次
1元,好像也有小孩子操她逼的,据说是4个男孩子同时插进一个洞里都没塞满,
反正也是1快钱。人称露「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