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朋友是律师,我干了他想干的人(绝对真实)完(作者:一生清

作者:admin人气:833来源:



  朋友ZZ是个律师(其实也不算,只是个法律工作者)。此人以前是单纯,后来给律师事务所一群老恶棍呆久了,就成了一个心眼多、且好色好财的人。真是跟好人学好人,跟坏人学坏人。

  去年夏天五一节,ZZ打电话让我出去喝茶打麻将。我家正搬新家,事情多,不太想去,他说三缺一,同时我听到电话边有陌生的女人声音。我心想,值得去看一下。

  简单洗漱了一下,我从家里打车去了茶楼。一进去就看到三男一女。

  “大哥你动作太慢了,瞌睡都等出来了”

  “慌个鸡巴慌,家里在装房子。”我给他们发烟懒懒的说道。

  乘发烟的时候,我顺便打量朋友ZZ身边的女孩。长相不一般,只能打65分。有点婴儿肥的脸,流连往返的眼神,但胸大,修长。她没接下我发的香烟,这让我知道,此女绝对是浪女,不简单。我脑海又再想通过她的长相,我知道绝对属于那种淫水泛滥的肉女。我喜欢肉肉的女人,因为摸起来有肉感,而且水多,鸡巴不痛。

  座起开始打牌,手气不错,赢了几百元。心里很是得意,一直和朋友说黄段子,引起大家笑骂。那女也痴痴的笑。有戏,一看到她笑起来时,大奶子不停的晃动,鸡巴一阵阵胀痛。由于近期搬家,爸妈要管我的行踪,好久没有干坏事了,难免心里有些鸡动。

  刚打到半下午,朋友ZZ接到电话,看神情很紧张。不是领导就是女朋友,估计要闪人了。果然,朋友ZZ把我叫出去说:我先走了, 有事,LL你帮我照顾一下,请她吃火锅。我晚点来,给你报账。莫乱来哈,她是我当事人的女子,两口闹离婚,我才刚通过这个案子认识的。

  “好,好,我知道了。”我急忙把朋友应付了。二话没说,转声就宣布结束牌局。然后我将LL带出茶楼。说带她去吃饭。她说吃饭还早呀,ZZ怎么不见了。

  “他有急事,晚点来,只有我照顾你了哈。”

  她显得还是比较高兴,跟我屁颠屁颠的走了。叫了出租车去了咖啡屋喝冷饮。

  我积极献媚,端茶送水、侃天说地,赢得了她的好感。从她口里,我知道了朋友没有说谎,确实是他通过案子才接触到。我隐约感觉到此女正因为如此,心里很孤单,而且我知道朋友ZZ还没有把她拿下。

  想到这些,我有些激动,尝试了去拉她入怀,她没有反抗,我知道有戏,但是我这里人实在太多,不便下手。

  刚在寻思怎么搞她时,老爸来电话了,告诉我装修工人今天不来了,让我早点回老房子吃饭。正好,我也没在新房子。耶!我突然想把她带到新房子去看看,顺便用站立式把她拿下。

  心动不如行动,我再次带她去了我的新房子。她很感兴趣,但是却不知道我想在此处干她。客厅正在安装地板砖,我只好把带到有阳台的卧室。抽了两张单人沙发,我点起烟慢慢的享受着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彼此都知道了对方的情况,慢慢不拘束了。我搂着她的腰,站在阳台向远处眺望。小风吹得人很舒服,远处空旷草地,让人大家心旷神怡。

  “我们在这里做一次吧”。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脱口而出了。

  “嗯?…不行”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拒绝了。

  “这里环境不错呀,紧张刺激。”

  “太那个了吧”

  “不是没有试过呀,凡事都有第一次呀。”我仍然引导她放开些。

  “有套没?”她有些脸红。

  “嗯,我下去买,不过这边是新区,可能时间有点久。”我根本就不想去。她没有再说什么了。

  “没事,我射在里面”。我边说边撩起她的短裙。很窄的白色小裤,我摸了两把她的小穴,内裤立马湿了。我顺势使劲捏了她的巨乳。她象征的性反抗了一下。我根本不等她反应过来,拉链一拉,掏出硬邦邦的鸡巴使劲往她小穴里戳!

  她丰满的胸部和满穴的淫水,让我感到异常的兴奋,我的鸡巴紧紧挺在她的下身。她感觉到了,往后退了退。我又使劲将她紧紧贴在鸡巴上,她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越来越快,淫水越来越多。我感觉我的鸡巴已经湿透了,好像把牛仔裤都弄湿了。她默默的忍受着,我疯狂的抽动着。她的呻吟声老练,让人很难抗拒。果然我证明了她的淫荡。我忍不住又是一阵狂抽,她疯狂的哼哈。我在她淫荡的呼喊声中射了。

  完事后,我的鸡巴和蛋蛋全是她的水。我笑道:“你水真多,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她也笑道:“有点。”我到处找卫生纸想把鸡巴擦干净,确实她的水多得让我都感到吃惊。也许是在这种坏境确实刺激吧。

  “晚上怎么安排?”我边擦鸡巴边问她。

  “我等ZZ还有事情?”

  “喔,那我陪你吃饭,他可能要晚点来。”

  我打扫了战场,带她去吃火锅。她胃口很好,估计和我一样,耗费了体力。她今天很兴奋,喝了点酒,感觉有点高。一直给我说,ZZ想给她耍朋友,她还在考虑。没有像到被我给糟蹋了。我没说话,心里一直骂“瓜婆娘,你就是个日货而已。”

  还等到吃完,ZZ来了,看到LL喝高了,很是责备我。我笑了笑,喝醉了你娃才好日到三。他顿时笑开了,二话没说就想带LL走,我没阻止,只是笑道:“把帐结了三。”他急忙买单,拉起LL就往出租车上放。LL反应很大,不想上车。ZZ很急躁,管不了LL的反抗,打车跑了。

  我在车窗看到了LL的眼神,有些瞧不起我。管她的,我们只是一场露水鸳鸯而已。

  第二天,ZZ兴奋的说:“LL真是个好货,水得吓死人。爽得很!”

  “恭喜三,你娃有糟蹋了一个良家!”

  “爬哟,你以为你龟儿子是个好人,人家一晚喊的都是你的名字。老子脱她裤子脱了一晚上。用嘴去舔她底下,让她无法抵抗,才得手的。”

  “莫说那些,我得心,你得人三。”我电话里笑道。

  “锤子,你是个老实人就对了。你不是带她出去逛了会吗?你没有做三嘛。”

  “我倒想哟,时间和地点不合适哟。”

  “没事,等老子那天日腻了,让你日几下,保证你安逸得很。”

  “要得。”我挂了电话。心里感觉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偷了。没意思,正继续睡觉。电话响了,我知道是LL打来的。我心里不舒服,也没好态度说太多。她说想见我,我知道她想解释什么。本来想决绝,但是我还是想听听她的解释。晚上我们相约去了餐馆,她红着眼睛,哭泣昨晚对不起我,但是也责备我,是我没有拦住ZZ带她走。

  我仍然没说话,她也不敢多说。抽了一支烟后,我想走了,她抱着我不放。

  没办法,我们去宾馆。她洗澡后,静静的躺在床上,知道只有用肉体才能补偿我。我扑了上去,在她充满淫水的小穴了,再次葬送了几亿子孙。

  事后,我仍然没说话,一连抽了几支烟便躺下睡了。也许心里不舒服,连续两天战斗人感觉也疲倦。我呼呼大睡。感觉要天亮,鸡巴被一种湿湿和暖暖的东西包住了。我睁开眼,原来是LL正在给我口交。我没打扰她,但是感觉确实她很生疏,不像是这方面的老手。有些感动,我座起身,把她放下,慢慢的欣赏她,并将鸡巴轻轻地放进。

  和谐的做爱后,她躺在我怀里,一直哭泣道:“对不起!”我有些心软,同时我也知道我是她第二个男人,这是她第一次给其他男人口交。

  天亮了,我们再次做爱,一直到中午退房。

  后来我们从来没有见面了,ZZ一直在追问我她的下落。我笑道:“你娃强奸别人,人家躲你,收集你证据去了。”

  ZZ听后,感觉很不自然,但口里狡辩道:“那是她自己送上门的,是自愿的!”

  我笑而不答,也从此后,我和ZZ也断交了,因为从内心看不起他。我虽然坏,风流,但不绝对不像强行入手,而且最贱的是到处去宣扬这种经历,还直呼其名。这种人贱、心贱的人,我看不起!想起他为LL口交,我就想笑,因为我知道可能他在口交时,多少吃到了我的子孙,哈!!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