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我的纠极淫荡妻

作者:admin人气:1076来源:


我老婆叫小丹,今年24岁,34F的胸加上均匀的体态,让很多男人都非常迷恋。而老婆她又是个很骚的人,又很开放,与男人很容易都融在一堆,当着我的面都经常被她所谓的朋友大吃豆腐还嘻笑不止。

  由于工作的关系,导致我对性爱经常都有心无力,而且我基本都没精力陪她出去玩,所以她就天天一个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玩,在外面胡作非为。

  不过她隐藏的很好,虽然被我从很多细节方面发现她有出轨的痕迹,但却从未抓住有力的把柄,这就让她更加是无忌惮。天天都和她几个在外面找鸡巴夹的朋友玩的彻夜不归,打她手机也是关机,第二天白天回来也不理我,直接就睡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起床又出去了,就这样周而复始。

  我想检查她下体,但又不好当面对她表示怀疑,所以一般都等她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借口想和她做爱,可她却总说玩的很累,拒绝了我。就这样,我大半年都没有和她做过爱了,而且她还给我穿了贞操裤,防止我忍不住的时候强行操她。

  而我检查她挂包的时候发现,里面总是有避孕套,而且经常更换牌子。如果头天检查的时候还有1,2个,那第二天就又有一打了,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是帮朋友带的,我也无话可说了。

  终于我在怀疑的日子中过了大半年左右,我也不用再怀疑了,因为她终于把她的情人带回家来,当着我面让她情人操她给我看了,有一次:

  我快下班了,小丹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快回家,说是有朋友在家等我。所以一下班我便急急地赶回往。才踏进门,我就愣住了。在客厅的不只小丹一个人,还有另一个不认得的男人在。小丹被他抱在怀里,那男的嘴巴竟然在吃她的豪乳,其中一只手还伸到了小丹的内裤里面,在不断的起伏……他们看到了我回来,那男的还狠狠的在小丹咪咪上咬了一口,弄得小丹一声浪叫,这才把手从她内裤里拿出来让她站起来。

  「昂~~~你真坏!」小丹撒娇的轻轻打了他鸡巴一下,才边拨正内裤边给我介绍:

  「他是我的朋友青哥,昨天晚上我落了东西在他家,今天人家专门给我送来呢。」(很快我就知道了,原来她早就跟这个男人上床了,昨天晚上小丹也是在那男的家里被他操,操完了就在他怀里睡的,第二天走的时候那男的故意留下了她的内裤,好借故还她内裤的时候来我家操她。)「原来昨天晚上你没回来是在他家啊?可他还你东西就还呀,怎么你们就抱在一起了?怎么还亲嘴?他的手还伸到你内裤里了?」我郁闷的问道。

  「人家要谢谢他嘛!再说了,青哥和我又不是外人,他说他想通了,他不介意我和他做爱被你知道,所以我才打电话要你回来的嘛。不然人家才不理你呢!」这下敢情好!她们不止早就在一起了,现在连我这个明媒正娶的老公都不放在眼里了。而且小丹还完全靠向了她的情人,以她情人的想法为准则,难怪电话里小丹的声音那么骚,原来她们在边调情边给我打的电话要我回来看呢。

  说完,小丹起身,将我身后的大门关上并上了锁。附到我耳边说,青哥要我带他上来,代替你的位置。

  「你也觉得青哥很好吧?人家都让你在一旁看,让你可以想象是你在和我做爱。所以你这个大老公的位置该让出来了吧?让青哥做大老公,你做二老公,简单点,以后就叫你老二就可以了。而且你不是怀疑我是淫妇荡妇吗?我今天就淫给你看荡给你看!当然你只能看,因为只有大老公才可以享用我,为了安全还好早让你穿了贞操裤,所以你只能看,不能操我,不然青哥要吃醋,青哥一不高兴,我也就不高兴,那我就会讨厌你呢。」原来小丹帮我带贞操裤的原因是为了可以让她情人在我面前操她的时候,而我只能看,不能动。而且还借故让她情人当了大老公,我却变成了老二。

  「好开心,青哥马上就要操我了,而且是当着老二的面。那以后青哥就可以正正当当的在家里当我最最亲爱的老公了!天天我都可以和青哥做爱,天天都可以搂着青哥睡觉了!再告诉你,以后老二你也只准看哟!」小丹已经在憧憬她和她的情人的未来了。还打算让她大老公住到我们家来,天天让她大老公操她,而她就只当她大老公的老婆,只准她大老公操她,完全不打算理我了!

  我惊愕着她的淫笑,道:「你大老公鸡巴够大,他一个人就可以喂饱你,而你也只让他干你,那你还要我做什么?」「老二,不要这么说嘛。我听人家说,视觉加上心理的效果,有时比实际做还来得刺激。小丹也是为了你好,所以才肯只让大老公碰我的身体。而你留下来可以看看大老公人家是怎么操我的嘛,你也可以学习一下经验。再说了,当我们做完了,床上肯定很乱,我们去洗澡的时候,你就可以帮我们重新铺好床嘛,而且我们换下来的内裤之类,你也可以拿去洗嘛。你拿着我粘满青哥老公精液的内裤去洗的时候,还可以自己意淫一下嘛。而我和青哥老公又可以有干净的床铺让我们做爱,又有干净的内衣裤穿,让青哥老公射在上面,这样对大家都好嘛!」我脑中一阵混乱。原来留我下来是等小丹和她大老公操完后,有人帮他们换上干净的床单,等小丹因为被她大老公抚摸而流出淫水打湿了内裤后,等她大老公残余的精液弄脏内裤后,有人可以帮他们洗!

  这时我的老婆又说:「老二,小丹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呀。你不是很爱我吗?

  我又很爱大老公青哥。人家说,看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奸淫而发浪,这种异常刺激极为强烈。小丹肯在和大老公青哥做爱的时候给你看,你应该感谢我们呢。

  更何况,我有了青哥后,就不会晚上再出去了,晚上我都会帮青哥做饭,然后好好喂他吃,而你也可以吃我们剩下来的饭菜,青哥就继续吃我,这样多好呀!

  而且,我们如果白天扑哧,我一定叫的很大声,邻居都能听到,这样你在家的话,别人才不会乱说什么嘛。」我目瞪口呆楞在原地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该怎幺反驳。脑中想到老婆的浪态,跟她从情人升级到老公的人,一个叫王青的家伙做爱,而我还要帮他们打掩护。

  我必须承认,光是这样想,就有一份快感传遍全身。

  她转过身不再理我,娇笑着走到沙方旁,害羞的一手拉起沙发上的大老公青哥,而她的大老公青哥就扔掉了嘴上的香烟,一把抓过小丹,拦腰抱起她,边走边亲嘴,移向了卧房。

  入了卧房,我被安置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她们俩在床上滚成一团,吧唧吧唧的亲的口水四溢。

  「老二,你可以把衣服脱了看。没关系,我和青哥说过了,他知道你上身穿着什么。他让你脱了给他看,好增加兴趣。」说罢便又和她的大老公青哥在床上湿吻起来。

  她们吻了一会,小丹的浪叫就开始了起来。这时青哥放过了她,却叫小丹帮他脱衣服和她自己的衣服。小丹抚媚的一笑后,又她大老公嘴上吻了一下。退了一步就开始宽衣解带。

  我坐在椅子里,看着小丹在她和她大老公面前如脱衣舞娘的挑逗滋态,脱得只剩吊带丝袜。

  小丹将她大老公的上衣除去,露出了精壮的上身。小丹看的双眼放光,忍受不住的一把将青哥的裤子连同内裤扒了下来。他的阳具蹦了出来,弹在那小丹的脸上。她盯着他的阳具,双眼迸射出崇拜性的小星星,遂而迫不及待的将小嘴凑上去又吸又舔。

  我必须承认,小丹大老公的阳具比我的要大的多,又长又粗。就这么看着小丹如同一个没有羞耻的妓女,跪在青哥双腿间,全心的服务着他的阳具,好象天塌下来也无所谓似的。一只手下伸在她自己的阴户上揉了起来。我望向他,发现他也正看着我,嘴角若有似无的闪过一抹蔑笑。

  看着眼前的淫荡景像,再回头看看小丹的丑态。愤怒,屈辱,兴奋的交杂,不知该如何反应。而我的裤档底部,已不自主的因为眼前的情景而无耻的勃起了,虽然很小。

  小丹将眼瞄向我,小嘴仍没有离开他的阳具。唔……唔……的发出声音,却无法辨识说的是什幺。

  最后,小丹依依不舍的让阳具自口中离开。后退躺上床上。先对一旁的我丢了一句,「老二,少丢脸了,把裤子脱了吧。」我把外衣脱下,里面露出的是小丹给我穿戴的乳罩和贞操裤。我老婆看看我,充满了鄙视的说道:「我以前就怎么忍受的了那么小的鸡巴呢?」接着又回头深情的望向被她紧握在手里那根青哥的阳具。说:「这才应该是我一生的真命天子,人家从青哥插进下面那一刻起就知道,这根调皮的大坏蛋以后一定会欺负死人家的“小妹妹”了,嘻嘻。」我老婆说完后又调皮的假装和青哥的鸡巴对话一般说道:「青哥的小弟弟,你以后要对你的“小丹妹妹”温柔点哦,人家昨天晚上都被你操完后,小妹妹都红了呢,小坏蛋……」青哥听到小丹那调皮的话语,哈哈一下后又摸了一下她淫液外流的阴户,转头对我说:「你的女人够浪够骚。我第一次操她的时候夹的我紧紧的,好像处女一样,她还告诉我说是因为她老公的鸡巴太小了,插进去她都没感觉,只有在我身下她才真正做了一回女人。」看着小丹希翼的眼神,青哥没有在吊她胃口了,他已将他的大阳具已抵着小丹的阴户,我看到这一情景赶忙叫道:「保险套,请戴上保险套,求求你。」我老婆转过头来,怒斥:「给我闭嘴,没鸟的。以前我和大老公扑哧的时候从没有戴过套!大老公高兴怎幺干,不用你这乌龟儿子多嘴。还有,我叫你脱衣服,你是聋子听不见是不是?」「啊……」小丹对我的怒骂因为她大老公的大鸡巴的插入而中止了,继而传来的是小丹淫荡的声音。

  我一看,他的大阳具才只有龟头部份进入了她的小穴。

  「嗯……都操了她这么多次了,还感觉像给处女开苞一样爽……不错……不错。」青哥这么说着,却没有怜香惜玉,没有听进小丹哀求,随即又将屁股一挺,鸡巴进去了三分之一。

  「哦……啊……老公……最爱的好老公……我爱你……我是你的……我的逼是为你生的……快继续操我……」耳边响起了小丹了淫叫青哥又用力再将她的脚拉的更开,整根阳具尽根而入。

  他自顾自的抽插起来。

  过了一阵子,小丹配合着他的动作更大声的呻吟浪叫起来。

  我这时已分不出小丹倒底是在演给我看,还是小丹真的在享受性交的欢愉。

  我发现,自己在这淫靡的景象影响下,已脱下自身的衣物,狗爬在床畔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手正以性器在自己的屁眼通着,精液源源自大腿留下。

  青哥仍然没有停下动作,仍是一迳的抽插着小丹的小穴。小丹在抽插中欲仙欲死,又再抽插中幽幽醒来。好一会儿,才又配合着青哥的抽插浪叫起来我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不知是小丹在对他说,对这个大老公说,是演给我看,还是认真的……还是……小丹只是浪得发狂,丧失了理智。

  接着,「我要来了」小丹的大老公说了这幺一句,加快的抽插着。

  「来……来……射给骚穴……射在浪穴里……来……来……我们一起来……」我急忙说:「不……不要……不……拔出来……拔出来……不要射在里面……求求你……不!……」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只见小丹大老公趴在她身上抖动着。

  小丹紧紧抱着他,全身一颤一颤的抽□着。一切都来不及了。

  好一会儿,青哥才爬起身子,将阳具抽了出来。淫水与精液的混合物也顺着小丹的阴道口流了出来。

  青哥指指半挺的阳具,对着小丹说:「给我舔干净!」小丹竟然顺从的撑起几近被支解,骨头近乎散掉的身体,双手爱抚着她大老公的卵带,用舌头将她大老公阳具上的所有液体舔了干净,并且都吞了下去。

  青哥站起了身,阳具就这幺在目瞪口呆的我脸前晃过。一屁股坐到我原先坐的椅子上。

  这时小丹对我说:「还呆在那里做什么?青哥哥和我都还暂时不想要孩子,青哥哥还没操够我!以后还要天天操我!你还不赶快过来把我肉穴里的精液吸干净。」我无意识的站起身走向小丹,不明白这一切是否只是小丹安排的一场表演。

  我眼泪快夺眶而出,屈辱的狗爬向小丹挂在床边的肉穴爬去。当我面对小丹的肉穴时,一股刺鼻的腥味迎面而来,我知道那是小丹青哥哥的精液加上小丹自己流出来的淫液混合后发出的味道。而小丹那肉穴因为使用过度,再加上被大阳具的捣弄,一时之间竟合不拢来,开着面对我的眼。淫水与精液的混合物还一阵一阵的流出来。

  我闭上眼,忍住泪水,将舌伸出,凑上小丹的阴户,开始舔吮着。

  「别忘了里面也要舔干净,等下青哥哥还要操我,我的逼从干爽到被他弄的淫水四溢他才更喜欢。」小丹说。

  我忍着腥味,将舌伸入小丹的阴户,极其可能的想将阴户内的精液吸卷出来。

  然而我的老婆却因为受到我这么的服务,竟然用手揉挤着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又呻吟闷哼起来。

  小丹的大老公走了过来,一巴掌握上小丹的大奶子。

  「没鸟的,你很幸运,你的女人很够味。这对奶子也不错。不过以后就都归我了!」小丹娇吟着,将乳房挺向她大老公的手掌,小手握向她大老公的阳具,又套弄了起来。同时也将阴户更挺向我的嘴。

  青哥向小丹使了个眼色,小丹会意突然将腿紧箍着我的头不放。我急力挣扎,双手乱舞,却怎么也挣脱不出来。青哥的大阳具已经进到我的嘴里去了。更会屈辱的是小丹在帮他做强奸我的事,但后来,自己竟然恢复了舌头的动作,专心的吸着她大老公的阴茎。我的视野,只见小丹那对傲人的豪乳恣意的让她大老公的手揉捏着。

  更令我感到羞耻的是,青哥就这么将一股精液喷入我的嘴里,我居然也达到高潮般的发出「啊」的声音,颓然瘫在小丹的阴部。

  「没鸟的,给我起来。还不懂规矩是不是?过来给我舔干净!」青哥退后一步,站着往下看。

  我狗爬了过去,顺从的将阳具再次含入嘴里,由阳具到阴囊,仔细的舔了干净。青哥将双腿稍微分开,还有,顺变也把我的屁眼舔干净;我闭上了眼,忍住欲呕的恶心,将舌头伸向青哥的屁眼。现在我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恶梦。

  舔了许久,当我睁开眼,看到青哥又把小丹搂在怀里上下其手了,她们俩又激烈的亲吻着,好像想要把对方都融化了一般。

  当我的舌头因为一直在舔青哥的屁眼而快麻木了的时候,青哥转过身来踢了我一脚,把我踢到了房角里。而他又一把抱起赤裸的小丹,继续亲吻着走向了浴室。

  我想起了之前小丹对我的话。跌跌撞撞的从屋角爬起来,从储物柜拿出新的床单为他们换上。正在换的过程中,从浴室又传来了小丹的呻吟声,我知道,她们又要开始扑哧了,而小丹,我最爱的老婆,又要把自己送给她的新老公操了……当天晚上,她们在浴室扑哧完出来后,却没有遵守小丹自己的诺言。把我赶出了她们的卧室,而我就只能在客厅的地上过夜了。

  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含着泪想着自己对小丹的百般溺爱,换来的确实如此的对待,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半夜,因为小丹的浪叫声太大,我又反反复复被她们扑哧的声音吵醒无数次……由于没有睡好,我居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快11点了才从客厅的地板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向小丹和她大老公青哥的卧室,推开门,却发现她们居然也是刚才起床。

  很明显的她们二人都还睡眼朦胧,看来小丹被青哥操了整整一个晚上,到了今天早上她们二人才拥着入睡。

  只见她们才起来,却又抱在一起亲吻了起来,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很奇怪,按理说,男人早上起来都应该是一柱擎天,而青哥的鸡巴又是那么大,那床薄薄的被单应该被他的巨无霸给撑的高高的才对呀,怎么看不出来呢?

  正在我奇怪的时候,她们结束了亲吻。青哥一把掀开了被单,这时我才发现,原来青哥的大鸡巴还插在小丹的骚逼里,她们昨天晚上扑哧完,青哥射精到小丹的体内后就没把鸡巴拔出来,就这么插在里面相拥而睡了。

  「啵」好象开启啤酒瓶子盖的声音。青哥从小丹的骚逼里抽出了他的大鸡巴。

  上面还留着不少白白的精液,那是从小丹骚逼里带出来的。

  「讨厌!刚起来就欺负人家!都被别人看到了!」小丹开始了对青哥撒娇,而我,居然在她口中变成了外人。

  「管那孙子干什么。你是我老婆,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青哥厚颜无耻的说道。

  「嘻嘻!亲爱的,你真好!昨天晚上弄了人家一晚上,舒服死了!」小丹还在回味昨天晚上青哥操她的过程。

  「你又不是第一次被我操了!以后我天天都这样操你,让你天天都可以夹着我的鸡巴睡,早上都可以享受我一柱擎天的鸡巴,这样可以了吧?」青哥对小丹调戏着。

  「昂~~~人家不依!你一起来就那么大,弄得人家痒痒的,就拔出去了不理人家,人家不依嘛!」小丹又想被青哥操了,开始不依起来!

  「好!我去撒泡尿,你自己先摸着你的下面,我马上就回来操你!」青哥说完后晃着他那巨大的鸡巴走向了浴室,过一会就听到浴室传来哗哗的声音。

  这时小丹注意到了我站在门边,就对我说道:「你!孙子,过一会我老公又要来操我了!等我老公吃了我,他也应该饿了,你快去给我们做饭,等我老公吃了我,我好用嘴喂他吃。」说完就不再理我,张开了双腿,自己开始摸起自己的骚逼来,好弄的湿湿的,方便青哥大鸡巴的进入。

  我天真的以为我无法享用到小丹的身体,都还可以享用到小丹做的饭菜,结果我什么都没有。无奈的帮她们关上了门走向了厨房。

  不久,卧室又传来了阵阵呻吟:「啊……好大……青哥哥我好爱你……快,大力的操我……我要!……青哥哥扣人家屁眼没关系,等下我们叫孙子给我们舔干净……青老公……爱……好大……好满足……好幸福……」我知道是青哥又在操我老婆了。

  过了二个小时,我终于把饭菜都做好了,此时青哥已经把小丹操过了,我端着饭菜,轻轻的敲起了她们的房门。

  「嗯……进……来」是小丹的声音,怎么含含糊糊的?

  我推门走了进去,发现她们头发都湿漉漉的,看来是她们扑哧后又洗了个鸳鸯浴。此时小丹和青哥正在床上躺着,小丹趟在青哥的怀里,青哥的大鸡巴还是插在小丹的逼里,她们依旧抱着亲吻着。

  「老婆,吃饭了!」我不得不出声打断她们。

  「……嗯……青哥哥,你饿了吧?吃饭了,让老婆我用上面的口来喂你吃,下面的口就继续夹着你那调皮的小坏蛋,不许使坏,嘻嘻!」老婆调皮的从青哥嘴里把舌头伸了出来,作弄着青哥。小丹那夹着青哥的鸡巴的骚逼,也随着小丹的屁股上下起伏逗弄着她的大老公。

  「啊!……真舒服……嗯……」小丹这小笨蛋,还想逗弄她的大老公,结果自己反而被插的受不了又呻吟了起来。

  「嘿嘿!是你自己在使坏哟!」青哥调侃着小丹。

  「……啊……嗯……坏,你坏死了……让人家先喂你上面吃饱了,你再对人家使坏嘛……嗯……」小丹向她的新老公投降了。

  「也好!操了你一晚上,除了吃奶就没吃过东西,先吃点我们再继续。」青哥答应了,就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让小丹不至于受不住,也让小丹一直体验着慢慢抽送的快感,一直保持着兴奋。

  「老公你真好!人家爱死你了!」小丹舒服的说。

  「喂,废物,把饭菜端过来,我要用嘴喂青哥哥吃。」小丹转身对我呵斥道。

  我只好端着饭菜站在她们床边,让小丹用嘴含着饭菜,一点一点的喂着青哥。

  而青哥更无耻,只吃他喜欢吃的,如果小丹喂他不喜欢吃的饭菜,他就不插动了,让小丹觉得饥渴无比。所以小丹就一直在喂他喜欢吃的饭菜,好一直体验慢慢抽插的感觉。

  我就只能这么在旁边看着小丹上面和下面两张口都喂着她的新老公,听着她们肉体交合处因为抽插而发出的声音。

  不久,她们就吃完了饭菜。青哥就又接着操起了小丹,整个卧室又充满了淫秽的浪叫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