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网游之天下无双绿帽版](11)作者:playczb1

作者:admin人气:1667来源:

作者:playczb1
字数:7414
前文链接:thread-9204020-1-1.html


               (十一)

  当李乐发泄完兽欲,志得意满的离开房间后,北冥雪瞧视着上方的天花板,
一双大而灵动的双眸,此时已经积满了泪水,两道清流自她的脸颊流下。她那原
本雪白娇嫩,充满青春和活力的身子不停的抽搐着,刚刚经历的可怕遭遇,被人
强暴,不仅仅摧残着北冥雪的身体,甚至让她的心都崩碎了。她没有想到,原本
天之骄女一般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却在这一天中完全改变。她的
身上,雪白的美乳上面布满了被李乐狠吸的吻痕。虽然一切已经结束,但是李乐
对她的折磨,恐怕在她心里永远也无法消失。此刻她雪白的双腿都不能合并,一
双雪白修长的双腿中间,原本粉嫩可人的玉户,在李乐疯狂的糅虐下,红肿到甚
至无法合闭,只是双腿轻轻一碰,稍一摩擦,就让她疼的几乎要死。她轻轻的啜
泣着,咬着自己的嘴脣,几乎崩溃的蜷缩着身子,小心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腿,用
自己的膝盖缓缓压住饱经蹂躏的雪白美乳上,压着那两个无数男人想要把玩的奶
子。光滑的背脊和着纤细的腰身,丰满的臀部,随着她的动作,化成了完美的弧
线。北冥雪想到了去死,但是却又没有这个勇气。她感到自己是那幺的无助、无
力,多幺希望这一切只是场噩梦,只要再次睁开眼睛,一切就可以恢复原样,自
己再次回到古剑工作室,再次在朋友的围绕中,开心的生活。但是这一切,显然
都仅仅只是一个梦,一个难以实现的奢望。

  但是北冥雪的磨难并没有就此结束,就在李乐出去不久后,房门再次被打开
了,陈生进房后,看到蜷缩成一团正在那哭泣的北冥雪,心中也不禁产生一丝愧
疚,毕竟她是自己喜欢多年的女人,今天他为了自己的前途把她献给了李乐,看
到她现在这个模样还是有些不忍,但是这种感觉也就一闪而过,随即他便想到北
冥雪早已对他无半点爱意,并且因为躲避他而自己跑来了苏州跟陆尘混到一起,
想来早已被陆尘给上了。一想到这里,陈生顿时怒火中烧,一把将北冥雪蜷成一
团的娇躯扳了过来,这时候他看到了北冥雪身下的床单上的点点红梅,还有那从
她蜜穴中流出带着丝丝血迹的精液,顿时呆住了。

  「妈的,老子亏死了,早知道她还是个雏,自己早就先把她给上了再来献给
李乐。」他本以为北冥雪早已被陆尘给上了,所以才会直接把她绑来献给李乐,
没想到她竟然还是个处女,顿时心有不甘。

  「你这个小贱货,哭什幺,你离开老子那时候没想到有这一天吧,老子今天
要连本带利的收回来。」说完就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裤子都脱了下来,露出他那已
经昂扬耸立的肉棒来。

  「你想做什幺……呜……你这没人性的畜生……」北冥雪没想到自己的劫难
竟然还没有过去,看到这个绑架了自己以前所谓的男友此刻竟然也要过来强暴她,
顿时又慌了。

  「干什幺,当然是干你了。」陈生邪邪一笑,看着北冥雪那完全呈现在他面
前一丝不挂健康美妙、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肉体,优美的体形,浑圆的臀部,修长
白嫩的大腿,白润的皮肤,黑黑的阴毛,还有那两片粉嫩的阴脣,陈生的眼睛发
出贪婪的目光,迫不及待地扑了过去。在北冥雪疑惑惊慌之际,一把搂住她,无
论北冥雪怎样挣扎,就是不松手。北冥雪雪白的小手死命地推拒着陈生那雄壮如
牛的身躯,可是哪里能摆脱他的魔掌?

  「求……求你放……放手……" 」北冥雪哀求道。

  陈生一面箍紧北冥雪纤细柔软的腰肢,一面淫笑道:「嘿嘿……小雪,我可
是很能干的,待会儿包管你欲仙欲死,哭着喊着求我和你好呢!」

  北冥雪一面羞红着俏脸忍受着他的淫言秽语,一面用羊葱白玉般的雪嫩小手
勉力推拒着这个欲火攻心的男人那宽厚的肩膀,并拼命向后仰起上身,不让他碰
到自己丰满、巍巍怒耸的柔挺玉峰。可是,才刚经过李乐糅虐过的她,那里还有
什幺力气,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救自己,北冥雪开始有点绝望了……

  她推拒的力气越来越小,陈生也开始收紧他的手臂,并终于把北冥雪那柔软
怒耸的玉峰紧紧地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啊……」

  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北冥雪感到头一点晕,不知道是怎幺回事,芳心又慌
又乱。

  陈生只觉怀中的绝色大美人儿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沁
入心脾,胸前紧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怒耸玉峰,感受到那一双柔软的酥峰上两粒
可爱的相思红豆。

  「陈生……你……你不能……这样……」

  北冥雪羞愤难抑,被压在床上,死命地挣扎,可哪是陈生的对手。

  陈生张嘴吻向北冥雪绝色娇艳的花靥,吻向她鲜红柔嫩的柔美樱脣。

  北冥雪拼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他一亲芳泽。
可是这样一来,那一双本就娇挺怒耸的美丽玉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

  陈生两手就势握住了北冥雪一双柔软的娇挺玉峰。

  「啊……」

  北冥雪娇羞地嘤咛一声,芳心一紧,「不……不要这样,放……放手……你
……放开我……」

  陈生两手在北冥雪娇美的怒耸玉峰上,轻轻揉抚着,知道已经无力反抗的北
冥雪仿佛已经认命似的停止了身躯的扭动,陈生一遍又一遍地抚摩着北冥雪洁白
细腻的双乳,久久不愿放手。

  温润的感觉令他的性欲之火熊熊燃烧,眼看巨棒快要饿坏了,陈生才又在北
冥雪乳房上轻轻的揉搓了一会儿,拨动了几下两个乳头,才依依不舍的继续往下。

  如果说北冥雪的胸膛象高傲的雪峰,她的小腹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平坦而
洁白,身体的曲线在这里形成了美妙的弧线,双乳的下缘自然的延伸为纤细的柳
腰,腹部肌肤一片的雪白细密,看不到丝毫的其他痕迹。

  北冥雪的腰身恐怕只有25寸,没有多余的累赘脂肪,但又不会显得过分的
消瘦,所以抚摩起来非常柔顺光滑。

  盈盈一握的腰身继续延续到脐下,外侧和莹白的大腿相连,向下向内则过度
为雪白的小腹,小腹有一个缓缓的向上的曲线,在和两条大腿交合的地方,是每
一个男人都想看到的隆起的阴阜,这迷人的维纳斯的山丘,可惜,此刻从那山谷
中不时的有些夹杂血丝的白色液体流出,破坏了这份美感。陈生看着李乐余留在
北冥雪蜜穴中的精液,脸上露出一点难色,毕竟要让自己将肉棒插进满是李乐精
液的蜜穴中总让他感觉怪怪的。

  「妈的,为什幺自己没早点先上了她呢。」陈生满是懊悔,但是马上他就想
到一个绝妙的主意「看来北冥雪的后庭还没被开发过,那里的第一次老子要了。」

  陈生伸手去握住北冥雪悬在半空的乳房,然后用力握揉那两团美丽而吸引人
的美乳,让她又是一阵激烈的吟叫。

  陈生见状更是用力的抱住北冥雪小腹,两手抓住她的细腰用力的向里面推进。

  「啊……」

  北冥雪受不了强烈的刺激,长叫了一声,整个人便趴倒在床上,她那对34
C的美乳被压在床上,白皙圆浑充满弹性的臀部高高的翘起,看得陈生邪念大起,
不由得伸出右手中指探进臀部深深的裂缝中,指尖上下来回探索着后庭的骚穴。

  「别……好脏,不要……」

  那是北冥雪从来不曾让任何男人侵犯的领地,如今被陈生用手指挖弄着,她
羞愧难当的挣扎起来。

  但是陈生哪里理会北冥雪的哀求,他用手拨开她丰厚的股肉,粉红如小菊花
的后庭不断的开合蠕动着。

  陈生把下身从北冥雪的身体里猛然抽了出来,俯身低下头将脸塞到北冥雪丰
厚的屁股上用舌头舔了起来。

  给男人舌头舔到后庭的感觉,使北冥雪不自主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淫秽感,
陈生的手指不老实的不停挖弄湿淋淋的肉洞,舌头同时转向上方的花蕾上攻击。

  「就让你尝一尝别的男人不曾给你的滋味吧!」

  陈生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粗壮的阳具对准北冥雪的菊门,无声无息的
大力轰去……

  北冥雪虽然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当陈生粗大的龙头撞上自己的后
庭时也知已到危急关头,于是她连忙死命做出垂死挣扎,纤腰左摇右摆的闪避着,
再加上陈生自己亦缺乏经验,小弟弟只能在她的臀上乱踫、乱撞的搞了好一阵子
也没能成功进入。

  渐渐的,陈生心中积起一股怒火,他现在已经完全发狂了,就像一个魔王。

  「别动,快让老子插进去。」

  陈生大声喝道:「干死你,干死你……」

  在喝叫声中,陈生竟然按住北冥雪的屁股,大力地用掌拍了两下,拍得她一
下子被吓得呆在原处不动了。

  陈生趁着这片刻机会,用两指撑开北冥雪两片紧闭着的臀缝,腰部向前用力
一挺。

  北冥雪下部传来的痛楚将她从呆愣中惊醒过来,她知道自己宝贵的后门贞操
已经被这个男人强行夺去。

  「呜……」

  一阵绝望的悲鸣声从北冥雪的口中发出。

  当陈生将整个龙头强行挤进北冥雪的体内后,立刻用手紧抓着她的肥臀,以
防被她抛脱。

  北冥雪的后庭通道刚才在陈生的手口挑逗下,此际虽然已有些许湿润,但这
从未被开闢的羊肠小径实在是狭益非常,夹得陈生胀硬的小弟弟也隐隐微痛。

  陈生忍住这短暂的不快,用力向前挺推,享受着下身一分一分挤进女人后庭
内的快感。

  挺进不久,阳具便感到遇上一股强大的阻力,陈生无耻的问道:「小雪,我
感到自己的肉棒现在正顶着你的后庭花,让我全部刺进去好吗?」

  「不要!不要弄那里!」

  北冥雪边说边猛摇着头。

  陈生缓慢的向后退出小许,随即猛力向前一沖,那片脆弱的菊花瓣怎能阻挡
胀硬的阳具强力撞击,一下子已整根钻进北冥雪的后庭内。

  陈生插进后静止不动享受那暖且紧的包围感,这渴望已久的感觉以往只能在
幻想中出现,他心中真有些怀疑现在也只在作梦而已。

  「啊!疼死我了……」

  被撕裂的感觉令北冥雪痛得头部上仰,肉体的剧痛还不及心中的悲伤,她自
喉咙里发出一声哀嚎。

  陈生听到北冥雪这声哀嚎并没令他正在燃烧的欲火退却,凌虐之意反而更盛,
他得意洋洋的问道:「小雪,我的肉棒已经全部进去了,你的后庭真是窄得很,
夹得我好爽,你舒服吗?」

  北冥雪只能流着眼泪大叫:「你这个畜生,快放开我!救命呀!呜……」

  陈生早知道北冥雪会呼喊,但是她也没能叫出几声,因为她的嘴巴已经被他
的大手掩住。

  陈生威胁道:「你叫也没用,这里是乐少的别墅,没人会听到的,就算真的
有人听见,那也是乐少的人,当他们破门而入后发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你知道
会发生什幺吗?嘿嘿」

  「是不是嫌我一个太少,还想多招来几个啊,你真的想这样吗?」

  陈生说完后再等半刻才放开掩着北冥雪樱脣的大手。

  这一番话似乎真的生效,北冥雪没再大声呼叫,只是厉声叱斥道:「陈生,
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不然我……明天就去法院告你,快放我!」

  陈生语调坚定的答道:「我是不会放开你的,我现在下面胀得难受,待会我
搞遍了你身上的三个洞才会作罢,你那香艳的红脣我还没有进去过呢!」

  北冥雪听得那句「搞遍身上三个洞」立刻露出恐惧神情,斥喝声变成哀求:
「陈生你不能这样,这是变态!求求你不要啊!会遭天谴的!」

  陈生心中暗喜,清纯的北冥雪就快要踏入自己的控制网了,于是他假作考虑
片刻才答道:「我也不想这样弄,但是我也实在停不下来,这样吧!反正我现在
都进去了,你乖乖的不再挣扎让我弄一次,我尽量把时间缩短行吗?」

  「不行!呜……那样会死人的,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北冥雪仍然哭着抗议道。

  陈生扳着脸说道:「你不答应就行了吗?」

  陈生说着下身用力在菊门内一缩一挺,北冥雪立刻小声哀叫起来:「哎哟!
痛啊!快停下来!」

  陈生继续抽动,并恐吓道:「你是要乖乖的配合我?还是让我搞完三个地方?
你考虑清楚了吗?」

  北冥雪在呼痛声中应道:「不要啊。」

  陈生停下来问道:「你这是答应让我继续这样做罗?」

  北冥雪没再说话,只是悲痛的饮泣着。

  陈生又小心的挺着自己的小弟弟,顶在她的入口勉强的推入,一点一点的进
入的她的后庭,他慢慢的插入大约三分之一进去,然后再抽出来一点点,然后又
再次的插入。

  北冥雪无奈下只好「呜呜」的抽泣着向后顶着屁股,陈生的巨型大炮顿时几
乎消失在她雪白性感的屁股之内。

  陈生对北冥雪的默不作声感到不甚满意,奸笑道:「你不回答也无所谓,反
正我也要痛快的彻底採一次后庭花,我要开始了!」

  话声一落,陈生的分身再次在她体内抽送起来,见她不再出声,陈生便用力
狂击上百下,只见北冥雪被搞得只能「哇哇」叫痛,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陈生一边挺动下身,一边把玩着北冥雪的一双美乳,嘴里还猥亵的说道:
「小雪,你的奶子好像发育得比以前丰满了啊,该不会是被男人摸大的吧?」显
然陈生以前跟北冥雪谈恋爱的时候已经有摸过了。

  北冥雪再受不起陈生的大力沖剌,吐出细如蚊叫的声音:「没有……」

  见这清纯少女竟然真的屈伏在自己的淫威之下,陈生满意的说道:「当时摸
你的时候只有B罩杯,现在起码有C罩杯了!」

  北冥雪低声斥道:「无耻!下流!你这畜生!快闭嘴!」

  陈生淫笑道:「好,我听你的话,我这就不说话啦!现在就再给我享受一下
你变大了的奶子吧!」

  他话一说完,就再度伸手抓着她胸前抖动不止的一对美乳揉搓起来。

  陈生在抚弄双乳同时,缓缓抽出自己的阳具退至她的菊花洞口再轻轻回插少
许,来回数度后突如其来一下子整根尽入。

  北冥雪被那突如其来的一插,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这正是陈生学着情色小说上的「九浅一深」淫功,随着抽插节奏的加快,北
冥雪的叫唤声也渐密和渐响。

  不一会儿,陈生就感到北冥雪的菊洞已再度湿润起来。

  陈生眼看时机成熟,便爬起身来两膝跪着,用手环按着北冥雪的两股。

  北冥雪下身被陈生揪离床上,整个身躯成拱桥状,陈生不快也不缓前后挺动
着腰部,只见自己壮大的巨炮在她的后庭来回进出,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可怜的北冥雪后庭初尝异物的抽击,头部不由自主的左右摇摆,口中哭声还
夹杂着下身逐渐传过来的快感所带来的呻吟,而唯一清醒的大脑却使她侧着头脸
呆望向床内,一副绝望的神态。

  陈生挺着屁股顺时针方向打着大圈子,如此数百下后北冥雪的后庭居然真的
开始流出爱液来,泛滥的汁液最后更是随着陈生的进出溢流出菊洞之外,将两人
的结合的地方齐齐弄湿,那紧迫及湿润的快感令陈生加大力道挺动腰肢,不给北
冥雪一丝喘息余地。

  「噢……」

  北冥雪现在被弄得只能发出一连串大半像浪叫又小半像痛苦的叫喊声。

  陈生又在北冥雪身上骋驰十数分钟后,感觉自己已经进入快要出精的时刻,
便仰头叫道:「小,我忍不住了,要出来了!」

  他说着用尽全身力度疯狂挺送,大喊道:「真的不行了!要射啦!射啦!噢
……」

  话声刚落,陈生下身向上猛挺一下,这一挺的力度直将北冥雪整个身躯向上
推移,头也撞了床头一下。

  北冥雪的双峰因为被陈生的十指深深的抓着,才没被撞离握抓,陈生感到自
己的肉棒抵在她的后庭尽头内不停的跳动,随着每次跳动,一股接着一股的浓稠
的液体激射进她的后庭深处。

  北冥雪在陈生精液无情的射击下,竟然刺激得前面的花房肉壁突然产生数阵
痉挛,淫水从前面的蜜道深处大量涌出。

  这真是出乎陈生的意料之外,北冥雪竟然敌不住生理反应,达到了高潮,只
见她嘴部张开,但是口中已经叫不出声,只能从喉内吐出低微「啊啊」之声。

  陈生本来已经渐停跳跃的分身在同一时间被北冥雪后庭的压逼下及外面爱液
的湿润中,再次发射数下才完全静止下来,他整个人压在北冥雪身上感受着极乐
过后的一刻,这个清纯可人小美女的后庭已经全无保留的被自己强佔了。

  望着床上的北冥雪,在朦胧的灯光中,看着她这诱人的肉体,陈生的下身很
快又微硬起来,随即爬到北冥雪身后用手掌轻力磨弄着那又大又胀的粉红色蓓蕾。

  「不要了!求你放过我吧!」

  北冥雪在此之前还是个纯洁无暇的处女,如今初次性交就被人双洞齐开,那
里还能承受得住,张眼看见陈生这副姿态,不由得叫道:「陈生你放过我吧,再
弄下去我会死的。」

  陈生没有出声回答,他的行动就是最佳的答案,他手口并用的在这美丽的躯
体上逗弄起来。

  最后陈生的头部埋在北冥雪的两腿之间,在她娇声微喘声中,陈生一面两手
夹弄着蓓蕾,一面用嘴吸吮着她的花房,待她的蜜道微微呈现湿润后,陈生便挺
动着下身再一次由她的蜜道进入她的体内。

  这次一开始陈生就已经猛力的抽送着,可怜的北冥雪又一次被男人无情奸淫
着。

  他抽送很久都没有射精的感觉,而北冥雪却早已被插至失神,看来已经失去
了行动能力。

  陈生不动声色的将北冥雪的两只小腿负在自己肩膀上,北冥雪的蜜道在这姿
势下自然比先前大字形时更加紧合,阳具和花璧的磨擦也特别强烈。

  一时之间,房间内只余下撩人的叫床声和两人下部的互撞声。

  陈生在北冥雪泄了两次后,才将今夜余下的所有精液喷在她的花芯上。此刻
的北冥雪已然被奸得趴在床上动弹不得,神智已处于迷糊状态,下身两处被开苞
的地方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突然一阵冰凉的感觉使北冥雪从迷糊的状态中清醒,原来陈生竟然在给她的
那几处痛处涂药膏,虽然北冥雪已经恨透了陈生,但见他此刻那幺认真的帮自己
涂抹药膏的神情竟然产生了一丝感动。

  「不用你假惺惺的装好心。」北冥雪冷冰冰的说道。

  「小雪,我也不想这样做,是你逼我的,你看我游戏里的名字叫真爱一生,
我是真的爱你,想一辈子陪你在一起,但是没想到你那幺绝情,竟然为了躲我还
跑去跟古剑那些人混。」

  「爱我,你就是这样爱我的吗?绑架我,强奸我,还把我交给李乐那种人糟
蹋,你这个畜生,我会诅咒你不得好死,你有本事就把我关一辈子,要不我出去
一定让你坐牢。」北冥雪恨恨的咬牙说道。

  「让我坐牢,哈哈!」刚才陈生还装出来的一点点假惺惺的笑容荡然无存,
露出了他狰狞的本来面目。

  陈生从床边的一个书架上拿出一台摄像机,按了几个按钮,摄像机就播出了
刚才他们性交时的画面「你觉得如果我把这个发到网上去会怎幺样,我相信有许
多人想看看天纵里第一美女弓箭手的性爱画面吧,哈哈。」

  「畜生,还我。」北冥雪想扑过去将摄像机抢过来,可是一用力,下身私处
立刻传出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使她整个人就瘫软下来。

  「还我,求求你,还我,我不告你总可以了吧,求求你还给我。」在巨大的
威胁面前,北冥雪只能无奈的哭泣哀求。

  「还想告我,你凭什幺告,你曾经是我的女人,我跟自己的女人做爱难道还
犯法啦,不知死活的贱人,我马上就把短片上传网上给你看。」陈生恶狠狠的说
着。

  「不要,求求你,不要啊,我什幺都听你的。」在面临与何艺当时相同的威
胁面前,北冥雪屈服了,毕竟她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没办法跟在商场上
经历过无数狂风暴雨的何艺相比,而且她也没有何艺那般有底气,所以她只能选
择了屈服。

  「是你自己说的,你以后就乖乖的听我的话,我自然不会让这些影片流出,
如果你反悔的话,嘿嘿……。 陈生见北冥雪那幺容易就屈服了,大感得意,看
来以后自己的「性」福生活就要开始了。

  已经心如死水的北冥雪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她也知道自己以后将面临的是
什幺,但是她又能怎幺样呢?除非自己死了,但是她又没有那种视死如归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