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女友嘉莉10作者幕后师爷

作者:admin人气:1392来源:



字数:9600
链接:

(十)

回到了嘉莉的家,嘉莉表弟已经吃完饭,坐在电视机前玩电玩游戏。而嘉莉是等我来了,才把留起了我们两人份的饭餸端出来。

「抱歉,迟了。」我说。

「没关系,先去洗手啊。」嘉莉向正想拿起筷子的我说。

「啊,抱歉抱歉。」我连忙走到厨房里洗手,再出来拿起筷子。

每次看到这种清茶淡饭式的家庭小煮,心里真的觉得很幸福。当然,偶尔吃一餐像天使女生昨晚那一种瑰丽的殿堂级美食,也是不错啦。

啊!不行不行!我用力地摇头,像是要把脑袋里的不良思想抛掉。

「嗯?怎么了?」嘉莉侧着头以好奇的目光看着我说。

「啊﹑没甚么啊,想起刚才的事而已。」我随便乱说。

「刚才?和雅茵谈的事?」嘉莉的脸上虽然是装作满不在乎的表情,不过亮晶晶的眼神却把她的好奇心给出卖了。

「她说想跟男友分手啊。」我一边夹起了餸菜,一边顺着她的话题说。
「怎﹑怎么这样突然的?」嘉莉的脸上是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

「也不是最近的事啦…上次她找我谈,也是类似的事情。」我说。

「可是…都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说分开就分开啊……」嘉莉的脸色也跟着沉郁了起来。果然没错,她关心雅茵的事果然比小桃更甚。

「冰封三尺啊,也不是没有原因吧?而且他也不见得是好对象呢。」我说。
脑海中浮现了那一晚雅茵男友对着天使女生的那一个急色的表情。

「嗯?我倒觉得他满正经的啊。」嘉莉颇有不满地轻啜着筷子尖说。

「才不是啦……」我一边说,一边用力地摆着手。「雅茵说,想我和你星期六一起去渡假屋。」我继续说。

「渡假屋?怎么今天没有听她提起过?」嘉莉圆睁着眼对我说。

「她说不想于晴知道啊…她说离开渡假屋的时候会跟他说分手。」我转述雅茵的话。

「咦?不是很危险吗?在那种地方说分手…」嘉莉再啜着筷子尖说。

「所以才想我们都一起去吧?」我说。

「如果要分手,乾脆取消预约不就好了?」嘉莉曲着眉说。

「你不愿意去?」我说。

「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是那样做对雅茵太危险了吧?而且好像要家维快乐过后立即就跌落深谷,也太残忍了吧?」嘉莉再次啜起筷子尖说。

「说得也是…不过那是雅茵的意思,就算我们不去,她也打算这样做吧?」
我说。

「当然不可以!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去冒险?」嘉莉曲着眉说。

「那…」「这件事我再跟她商量一下,我真的不想她去。」嘉莉认真地说。
既然嘉莉都这样说,我也没有坚持的理由,其实能够不去就最好,令我感到忧虑的是那两个突然走在一起的男人。我必须假设租了渡假屋的事已经由雅茵男友说了给凌峰知道,而凌峰想必亦会告知天使女生。虽然不见得天使女生知道会出现甚么问题,但单单凌峰知道,就已经可能透过小桃,进驻渡假屋的第三间房。
这一件事,能够避免就最好。

「打令啊…」嘉莉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我。

「嗯?」「今晚…陪我?」嘉莉羞红着脸小声地说。

「啊﹑嗯…」我轻力地点头回应。怎么…又是…做爱的暗示?

看到我的回应后,嘉莉就红着脸低下头去收拾碗筷。

我的心里凉了一截,女友这几天来怎么会如此热衷於性事?真的是因为凌峰那傢伙?他到底对嘉莉怎么了?『当然是做爱啊!只是加入了一点拷问﹑一点调教。』凌峰惹人讨厌的声音再次在我脑海中出现……呜!

到底他对嘉莉做了甚么啊?!

嘉莉表弟埋首在电玩游戏之中,好像完全没有留意我和嘉莉之间的对话。我身处在嘉莉的家中,虽然耳中听得到电玩的声音,也听得到嘉莉洗碗筷时发出的水喉沖刷的声音,但我所存在的空间就好像凝结了一样,一片冷冻﹑一片寂静﹑一片深蓝………

电话突然响起,我慌忙地从无尽思考中把意识抽了回来。来电显示是「小桃」。
『哥哥~』小桃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嗯?找我有事?」我说。

『一定要有事才可以找你?「小桃说。

「不是啦,只是以为……」我吞下了后半句话。

『以为?』小桃说。

「啊,没甚么…对了,你男友呢?」我说。

『嗯?我在家耶~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会在呢?』小桃说。我还不是身在嘉莉家吗?我心里说。

不过小桃的家里父母也经常在家,与父母都在内地工作的嘉莉家里当然不能直接比较啦,以男友的角度来说,这种方便是好得没话可说的!

『对了,哥哥,你和峰哥早就认识了吧?』小桃说。

「也不能算是熟识,只是同班过一年,当年在班会里一起做过杂工的程度而已。」

我说。

『啊?是这样吗?不过峰哥却常常提起你哦~「小桃说。

「提起我?为甚么?」即使隔着电话,我依然曲着眉问她。

『嗯…琐琐碎碎的,都记不清了哦!不过他好像颇了解你啦,说了很多你以往的事我听。「小桃说。

「奇怪啊…我们真的不算熟识啊!以往在班里单独说话的机会也不多。」我说。

『啊?是这样吗?』小桃说。『对了对了,哥哥,你在哪里?』小桃继续说。
「呃…在嘉莉家啊。」我说。

『唔~真好呢!可以朝夕相对耶~』小桃以像扁嘴撒娇的语气说。

「我说啊,你还是不要陷得太深呢…」我说。

『讨厌耶~人家是刚被于晴姊说教完,才想找哥哥撒撒娇耶~可是连你也这样说!』小桃颇大声地表示不满。

「呃…于晴?」我表示疑问。

『对耶!都不知道你和于晴姊是不是约好的!』小桃说。

「没有啦…只是,那个男人……」我有点犹疑。

『为甚么大家对峰哥都有偏见呢?』小桃大声地说。

「那为甚么大家都对紫薇有偏见呢?」我也大声了一点地说。

『这有甚么好怀疑的呢~她都干过那么过份的事了耶~』小桃说。

「过份?」我问。『对!』小桃肯定地回应。

「是怎么样的事呢…」我说。

『咦?你还不知道的吗?』小桃讶异地说。

「对,不知道啊!」我有点自暴自弃地说,因为,下一句应该就是……
『那就不能由我告诉你哦~』小桃说。大家听到吗?果然啊!一样是不能对我说啊!

「既然你们对她那么反感,为甚么又答应与她交换啊?」我说。然后我感到有人用力地拉一拉我的手臂。我回头一看,只见嘉莉曲着眉的看着我,然后她用下巴示意我电视那边的方向。没错,嘉莉表弟还在,这个话题不应该让他听见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哼!哥哥讨厌啊!你是知道的耶~』小桃说。
「我知道?」我一边说,一边走进嘉莉的房间内在她的床上坐下。而嘉莉吩咐了表弟一声「快回去睡觉」之后,也跟着进来。

『你知道峰哥本来是喜欢那…那女人啊!』小桃说。

「女神第一号工蜂嘛…」我说。

『对啊!所以说,不满足了他那一个心愿,他又怎么会一心向着我?』小桃以认真的语气说。

「不可能吧?」我表示怀疑。

『反倒是哥哥你!为甚么你连嘉莉姊都拿去交换?!我只是听说交换的是那女人和她的男友啊!』小桃以责怪我的语气说。

还不是因为你逃了去?!我心里说。

『还是说,那女人根本有心作弄我们?!太可恶了!』小桃继续说。

「我想应该不是吧?」我替天使女生辩护。

『嘿!很难说耶~那女人有甚么做不出来?』小桃说。天使女生真的有那么恐怖吗?最少以我认识的她,不是这样的人吧?我心里怀疑着。

「紫薇不是这样的人啦…」我说。

『对,就是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才不告诉你。』小桃说。

……我无言以对。

『对了,哥哥,我欠你和嘉莉姊的…嗯,你甚么时候要?』小桃说。

「呃……」你就算问我甚么时候要,这种事也难以启齿吧?

『嘻嘻,其实我是满期待的哦!』小桃以古惑的语气说。

「你在乱说些甚么啊?」我以叱责的语气说。

『嗯?嘻~放心啦~於我哥哥就是哥哥,是属於嘉莉姊的,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哦!』小桃笑着说。

我回头看一看坐在我身后的嘉莉,她脸上是装作微笑的表情。我和她之间的距离,不至於像贴着耳偷听,但说听不到电话另一端的话吗?又不敢肯定。
「给我,好吗?」嘉莉说。

「啊,好啊,小桃你等等…」说着,我就把电话交给了嘉莉。

「小桃?」嘉莉说。

『啊?嘉莉姊…慢着慢着,不准说教啊,已经听厌了啦~』小桃说。果然!房间里很静,即使不拿着电话都能够听到啊!

「好好好…」嘉莉回应。「不过,那种事不准你再做了,好吗?」嘉莉继续说。

哦?相对於凌峰的目的,原来女友还比较关心这件事吗?

『唔…可是,不让他完了那一个心愿……』小桃的声音低下来了。

「哪里有女人可以接受男人有这一种心愿的?」嘉莉说。

『可是!换过来,如果哥哥他也想和那女人做一次,嘉莉姊也会答应吧?』小桃说这句的声音明显大了。

「呃……」受到小桃说话的打击,嘉莉一时语窒。

『对吧?对吧?』小桃继续无情的攻势。我看到嘉莉的眼眶开始转红了,就抢过了电话。

「小桃啊,有点夜了,明天回学校再谈吧?」我说。

『呃…嗯嗯﹑那,哥哥晚安。』小桃说。

「晚安。」说着我就断了线。

我放下了电话,嘉莉娇小的身体就靠了过来,她把头埋在我的胸膛前,身子一震一震的像是哭了出来。我一手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另一手轻扫着她的及颈秀发。

「对不起,嘉莉……」从小桃的对话中,第一次体会到嘉莉是用怎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和天使女生的交换的事情。为了我吗?为了完成我的「心愿」,所以即使要牺牲自己去交换,也想我可以一亲天使女生的芳泽吗?

「唔唔…没有……」嘉莉埋首在我的胸膛前轻力的摇头,声音都变得哽咽了。
为了我,不惜要面对朋友间所讨厌的天使女生,更甚是,迫使自己接受其他男人的身体………全部都是为了…我?

我不会怀疑嘉莉对我的爱意,又甚至乎自私一点说,她爱我绝对比我爱她多。
但她为了我,竟然可以忍受如她所说「哪里有女人可以接受男人有这一种心愿?」

的事情。我实在是始料不及啊!想到这里,我的眼眶都好像湿润了些许。
「打令…」嘉莉在我的怀中抬起了头凝视着我。我低下头,轻轻与她嘴唇相接。

已经有这么好的女友了,为甚么我还要对天使女生苦苦纠缠呢?不管她背后的原因是甚么也好,也不管凌峰在打甚么坏主意也好,我只要好好守护在嘉莉身边,这样不就好了吗?

嘉莉的舌尖轻轻主动地伸了出来,像是要细味品嚐似的一下一下地轻舔着我的嘴唇;差不多同时,嘉莉的手隔着校股裤在我的东西上有意无意地轻轻抚摸。竟然有这样的主动!我的心里强烈地震动了一下。

『一点调教』凌峰的声音像魔咒一样在我脑海中响起……

「嘉莉,替我脱。」一把好像不属於我的声音在我口中说。

「嗯…」嘉莉轻轻点头,然后一颗一颗地解开了我校服上衣的钮扣,再以不熟练的手法把我穿在上身的背心内衣脱掉。看着背心内衣卡住了在我的颈,女友对我伸一伸舌做了个顽皮的表情。

「你还没洗澡啊,快去洗乾净。」嘉莉以微笑对我说。

「替我洗…用舌头。」不自然的声音继续由我口中说出,虽然这绝对是抵赖,但我的嘴巴竟然直接就把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而说了出来后,我的内心中才隐隐觉得有点心慌的感觉……女友会不会翻脸啊?

嘉莉呆住了,圆睁着双眼凝视着我的脸……真的要翻脸了?

然后﹑然后……嘉莉把头靠了过来,用舌尖在我的颈部轻轻舐舔了一下。
「呃……」嘉莉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我的身体强烈地震动了一下。

「…小声一点,表弟还在外面。」嘉莉轻声地在我耳边说,再附带轻舔一下耳垂。

嘉莉退开了少许,再稍为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再次把头靠了过来,再由我的颈开始舐舔着。

上学了一整天,加上与雅茵在天台暴晒了一会,又再加上在小公园里误了一点时间……我的身上应该是很呕心的味道吧?可是嘉莉,却竟然仍然答应我这一个不合理的要求?

嘉莉再稍为调整了一下坐姿,小小的嫩红舌尖开始在我的胸膛上慢慢游走。
嘉莉的舌尖游走到我的乳首位置,却是像故意作弄似的只在外围打圈,我从她的面貌上看到的是作弄般的笑容。

「坏蛋!」我稍为用力把她的头按住在自己的胸膛前,让她的嘴巴整个都覆盖在我的乳首上。嘉莉曲一曲眉,然后用力地吸啜了我的乳首一下。

「呜!」我的哀呜,并附上全身剧震一下。而嘉莉则像恶作剧成功似的,身体一边微震地轻笑着,一边解开我的皮带扣。

但嘉莉这一个笑容,却勾起了我的回忆……用舌头洗澡,不就是在做天使女生之前对我做的事情吗?

嘉莉脱下了我的校服裤和内裤一并脱下,我的东西虽然已经高高昂首着,不过心中依然难以悉怀。

当然,这些心里面的挣扎,嘉莉从外在是看不出来的了。她把校服裤摺叠好放在一旁,然后低下头,用嘴唇顶住了我的东西的顶端,然后像跟那东西打招呼似的轻吻了一下。

「呜…」如电流般的快感从下身传来,我轻叫了一下。「轻声一点啊。」嘉莉抬起头曲着眉的看着我。

真﹑真的可以吗?那东西在内裤里闷醃了一整天,女友真的可以放进嘴巴里吗?

而答案是……肯定的。

嘉莉的嘴唇紧贴着我的东西顶端的位置,然后一点一点地慢慢向下,到差不多整个前端也进了温润湿热的嘴巴里时,女友嘴巴里的小舌尖就开始了前端的来回舐舔。

「呜…啊……」如电流的感觉直入内心。但不安的感觉也同时袭来…嘉莉的口交技巧有这么高吗?以往都是随随便便含着几下就当完事了的……

嘉莉的嘴唇继续慢慢滑向下,然后差不多整个东西也深深地陷入了女友的嘴巴之内,尖端部份都好像感觉到快要抵住她的喉咙了。

「唔唔…」嘉莉喉咙深处发出了有点难受的声音,可是她却好像没有把嘴巴退开的意欲。湿滑的舌头在嘴巴里慢慢地舐舔着我的东西,还偶尔发出啜﹑啜﹑啜的声音。

这个﹑真的是我的女友嘉莉?

不过,快感的确是无法骗人,嘉莉用嘴巴上下套弄我的东西,那一种电流般的感觉,仍然是不断袭来。

「呜…哎…」嘉莉稍为用力地吸啜着尖端的部份,同时用手轻轻抚弄着连在东西下面的葡萄。

「呜!不﹑不行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从下巴托起嘉莉的头,让快感稍为休息。只见她的脸上流露着得意的神色,稍稍侧着脸对我示意古惑的笑容。
可恶!我心里想,然后把她推倒了在床上。

「啊…」嘉莉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呆。我把她的衬衫拉起,拉开米色胸罩两边的带子并解开后面的扣,再把她只在家里穿的小热裤连内裤一并脱下,女友身上的衣物短瞬间就被我脱光光。

「温柔一点…」嘉莉曲着眉说。

「才不放过你。」属於我又好像不属於我的声音说。我用从她身上脱下来的衬衫在她纤幼的双手上打成绳结,让她双手高举过头,再用枕头压住。女友稍微反抗,不过我的结也没有打得很紧,她就放弃反抗,只是有点不知所措地凝视着我的脸。

腋下,光滑的腋下。我把嘴巴靠了上去,先是用鼻子大力吸气,然后粗鲁地吻了上去。

「啊,讨厌!痒﹑痒啦!」嘉莉一边说,一边双腿乱踢。

「表弟在外面哦!」我故意在她耳边吹着气轻声地说,然后再次狼吻着她光滑的腋下。

「呃…唔唔…讨﹑讨厌啦……」嘉莉曲着眉,扭动着身体。「嗯﹑嗯……」嘉莉咬着下唇努力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可能是在厨房工作过后的关系吧?女友腋下肌肤味道有点咸,但嗅起来却又甜甜酸酸的,以往都没有留意,原来是这一种味道的。

正当我想从右边腋下转到左边腋下的时候,嘉莉的腿却不安份起来,她扭动大腿来轻轻磨擦着我的东西,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我稍为移动了一下位置,把东西垂直紧贴在她的小穴上面,然后继续开发她的左边腋下。

「哎…讨厌,怎么又来…」嘉莉轻声说。

这一边的味道又有一点差异,只有少女的体香,没有那一种甜甜酸酸的味道,就只有嫩滑的口感,是嘉莉惯用右手的关系吗?

大厅外面传来了开门,然后是关门的声音,应该是表弟回去了。

「走…了?」嘉莉看着我说。

「也可能还在外面偷听哦。」我在她耳边吹着气说。

「他才没有你这么坏。」嘉莉扁着嘴说。

「嘿,芥川丈途也自称好人啊!」我吐糟。

「不知道你说谁啊…」嘉莉曲着眉说。啊啊,有点失望…鼓励我多看书的人是你啊!

不过说这个话题也没完没了,我打开了嘉莉的双腿,稍为调整了位置,就把已经昂首得有点痛的东西抵住她的小穴洞口。

「要强的?还是要弱的?」我说。

「哎…怎么问我啊……」嘉莉曲着眉说。

「不答我就不给你哦。」我说。

「谁…谁稀罕了…讨厌啦…」嘉莉脸红着说。

「要强的还是要弱的?」我再问一次。

「温柔啊…对我温柔一点,可以吗?打令…」嘉莉凝视着我说。

「嗯,好啊。」然后我就慢慢挺腰把东西插进嘉莉的小穴之内。

「哎…啊……」嘉莉轻唤着,并把腿缠了上来我的腰间。

『一点拷问』凌峰惹人讨厌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脑海中响起。真的很讨厌耶!
「告诉我,紫薇和于晴之间的事。」我以维持着固定插入在嘉莉之中的状态说。

「呃…怎﹑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嘉莉曲着眉说。

「因为除了你以外,没有人会告诉我。」我说。

「也﹑也不是这个时候啦…讨厌…啊!」嘉莉说着,我用力的抽插了一下,然后再停下来。

「哎…怎﹑怎么……」嘉莉夹在我腰间的腿仍然紧紧的扣着,可是我一动也不动。

「打令…你今晚好奇怪啊……好了好了,我都告诉你,先…先继续好吗?」
嘉莉脸红着说。

「乖。」然后我就开始腰间的前后推进运动。

「哎…啊…手…解开我…啊…」嘉莉喘息着说。

「不。可。以。哦~」我一边说着,一边加紧了腰间的动作和摆幅。

「哎…啊啊…讨厌啊!啊…啊!」嘉莉的喘息如实地反应着我的每一下抽插。
「啊…啊啊…打﹑打令…不要在里面……」嘉莉一边喘息,一边勉强地挤出话来。

「唔?……是你的腿扣着我啊!」我说。

「哎…啊…讨﹑讨厌啦……这…这﹑不安全啊!啊……」嘉莉继续勉强地挤出话来。

「嗯,知道啦。」我拥抱着她娇小的身体,开始全力抽插的动作。

「啊…啊!啊啊!不…啊﹑啊﹑温﹑温柔一点啦!哎啊!啊!啊!啊﹑啊啊!」嘉莉的喘息显示她已经迎来了高潮。伴随着因高潮而激烈抽搐的小穴内部的压迫感,我也感觉到差不多时候,就把东西从小穴里拔了出来。然后托起嘉莉的头,把东西塞进去仍然在大口大口透气的嘉莉的嘴巴之中。

「哈啊…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一下﹑两下﹑三下………我的腰间因为得到性兴奋而强烈抽搐着,同时东西在嘉莉的嘴巴之中大量发射出烫热的白浊,被我绑着手和固定着头部的嘉莉无处可逃,只好乖乖的把精液咕噜咕噜地吞入喉咙之中………

************

分别清洁过后,我和嘉莉在床上相拥着。

「打令,你今晚好奇怪。」嘉莉把头埋在我的胸膛上,抬起头对我说。
「嗯?有吗?」我装作听不懂。

「装傻…讨厌。」嘉莉轻轻搥了我的胸膛一下。

「好了,能说给我听了吗?」我说。

「嗯?说甚么?」嘉莉装可爱地向我眨眼了两下。

「装傻?讨厌。」我轻轻扭了她的脸蛋一下。

「哎﹑痛啊!」嘉莉曲着眉看着我。

「快说啦,于晴和紫薇之间的事。」我说。

「……是谁告诉你的?」嘉莉的脸色沉了下去。

「是雅茵说漏了嘴,不过她不肯说,要我问你。」我说。

「嗯…只是…关於那女人的坏话,你会听吗?」嘉莉扁着嘴说。

「你说的我就听,听了我自会分析。」我说。

「哼,反正你肯定会护住她。」嘉莉继续扁着嘴说。

「你先把事情说完,好吗?」我说。

「嗯…那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了……」嘉莉停下了,然后凝视着我。

「怎么了?」我也凝视着她。

「答应我,知道了也要装作不知道。」嘉莉说。

「嗯…」真的有这么严重吗?我心里想。

「你…你是甚么时候开始喜欢朱紫薇的?」嘉莉说。

「啊?怎么反过来问我了?」我曲着眉说。

「先答我吧。」嘉莉说。

「中二那一年吧?上美术的时候和她同班。」我说。

「啊,原来你是上美术的,如果你上烹饪的话,我们就可以早一些认识了呢!」嘉莉说,眼睛里带着一点不甘的神色。

「那时候是只有美术﹑烹饪和木工,三科可以选择吧?哪有男生会选上烹饪的呢?」我说。

「不是啊,那时候烹饪班里也有男生。」嘉莉说。

「嘿!那多半是被女友强迫的啦~」我说。

「呃……不会吧?」嘉莉以讶异的表情说。

「会,绝对会。以我们这种年纪的男生,没有多少个会想以厨师作为终身职业吧?」我说。

「可是也不等於想做美术家或木工工人吧?」嘉莉曲着眉说。

「别拉开话题好吗?」我带点不耐烦的语气说。

「好,好,既然是中二开始……那时候你应该还没有开始留意她吧?」嘉莉说。

「是中一的时候?」我说。

「差不多吧?开始的时候应该是中一没错……你开始喜欢她的时候,就没有稍为去调查一下她吗?」嘉莉说。

「再拉开话题就快要天亮了。」我不耐烦地说。

「那就睡吧~」嘉莉微笑着说。

「你找死?」说着,我向她的纤腰猛力地抓痒。

「哈!不!不要啊…哈哈!」嘉莉大笑着的推开我。

「那就快说吧。」我曲着眉说。

「嗯﹑嗯嗯,知道啦~」嘉莉扁着嘴说。「那时候于晴和那女人的感情是很好的哦。」嘉莉继续说。

「呃!竟然是那样?她们感情原本很好?」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对啊,虽然我和于晴小学已经认识,不过那段时期,她和朱紫薇的感情比和我还要好。」嘉莉说。「那时候,有一个叫『学长补习班』的计划吧?是高年级学长免费替低年级的学生放学后补习。」嘉莉继续说。

「嗯,这个我有点印象,不过我没有参加。」我说。

「就是那时候,有一个学长……」突然电话的响声阻止了嘉莉继续说下去。
而这次不是我的电话,是嘉莉的电话。嘉莉的朋友都知道她有早睡的习惯吧?
很少朋友会在这种时候打电话来找她的。

只见嘉莉看一看电话的显示屏,然后皱一皱眉。

「等我一下。」说着,嘉莉拿着电话就离开了房里。

不能让我听到的?唔……

我轻轻的靠近没有闭紧的房门边,轻轻推开了门,大厅里已经一片漆黑,只有厕所的门缝边透着光,於是我放轻脚步走到厕所门前。

「不是叫你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吗?」嘉莉的声音说,听起来语气有点慌张。
。。。。。。

「不要再说这个了,好吗…」嘉莉轻声说。

。。。。。。

「这是两回事吧?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嘉莉有点大声的说。

。。。。。。

「我知道了。」嘉莉说。

。。。。。。

「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甚么才好。」嘉莉说。

。。。。。。

「拜了。」嘉莉说完之后,重重呼了一口气。然后传来放下坐厕板的声音,应该是电话结束了吧?我就静静的回到嘉莉的房间里。

是谁呢?到底会是谁呢?嘉莉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很不客气的,甚至乎说有点敌意也不为过。可是,会迫使女友用这种态度对应的人,会是谁呢?

不一会儿,嘉莉回来了。为了不让她觉得我偷听过她谈电话,我决定装睡。
「…打令?」嘉莉轻唤我。

「嗯…?」我装作被她唤醒。

「你睡了?」嘉莉一脸怀疑地说。

「嗯嗯……是谁啊?」我转开话题说。

「唔…是一个学妹啦,说想我明天帮她做些事情。」嘉莉的表情明显心虚。
没有人对你说过,你根本不擅长说谎的吗?不过既然她有心隐瞒,拆穿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反正重点词「明天」已经出现了,那么明天去观察一下应该就会知道答案。

「啊…这样啊。」我说。

「嗯嗯,打令睡吧…那件事迟些再说,好吗?」嘉莉微笑着说。

「嗯,就这样吧。」我说。然后嘉莉再次躺进我的怀中,把头再次埋在我的胸膛内,慢慢地睡着了。

(完)

===================================
写到这一回,迷底好像比预期中快了出现?不成不成,要再绕多个弯……
不过各位大大的推理能力之高,确是令我十分佩服。这一回加了少许资料,不知道大家又距离真相接近了多少呢?

中段的中段,总有这一个感觉,要再绕多少少圈…否则就有点「蛇尾」的感觉了。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不知道大家感觉如何呢?

「春之文祭」好像静了下来,大家在努力中?还是以往一直都是这样?年尾才会爆出数十篇出来?我是打算完了这篇<女友嘉莉>,就着手写第二篇的……
再次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嘉莉>的大大,继续请各位给予意见及支持!谢谢哦!